2016年01月31日: 變數

作者: 黃盛 + Renata Wong

 

我們在2012年01月22日題為「在無知中迎接下一場核子戰爭」的編輯月誌中指出「今年立秋左右,世界政局在美英以色列及北約的操控之下進入了新危機,時刻閃現變數,世人對此危機的嚴重性毫無知覺…」。差不多四年之後,保羅.克雷格.羅伯茨博士在兩個月前發表的〈為什麼第三次世界大戰已初露端倪〉(Why WWIII is on the Horizon) 從另一個角度印證了我們的憂慮。

讓我們回顧一下恰好是四年前的分析﹕

美國和以色列製造了911恐怖襲擊之後,以此為借口侵略伊拉克,為美國﹑以色列﹑英國及北約實行中東重新劃界之始。在以色列佔領黎巴嫩南部時,英美以色列便私下提出「大中東」(Greater Middle East) 概念。這個名詞中要重劃中東國界的意圖太過外露了,太不尊重他國主權了,因此在2006年6月,當時的美國國務卿賴絲訪問特拉維夫時提出「新中東」(New Middle East)一詞,以取代太過妄顧國際法及國家主權的「大中東」。但事實上,「新中東」的概念早在十年前便出現在一份名為「A Clean Break: A New Strategy for Securing the Realm」,諢名「ACB」。這份文件的作者包括 Richard Perle﹑ James Colbert ﹑Charles Fairbanks﹑Douglas Feith ﹑Robert Loewenberg ﹑David Wurmser ﹑Meyrav Wurmser 等,日後都進佔美國政府﹑傳媒及學界要職,被稱為「新保守主義者」。ACB 的操作概念是「建設性混亂」(constructive chaos),即在人家的地方製造混亂,從而取得對己有建設性的利益 …

繼侵略伊拉克﹑利比亞,從而使伊拉克和利比亞成為失效國家 (dysfunctional state)﹔美國借埃及軍政府之手推翻民主 (一人一票) 選出的總統穆罕默德•穆爾西 (Mohammed Morsi),並於2015年05月16日判處穆爾西和120名穆斯林兄弟會的主要成員死刑,靜待大穆夫提 (Grand Mufti / 埃及的國家總教咨詢長) 的最終意見,其他的穆斯林兄弟會的成員約40,000人至今囚禁獄中。另一方面,親美的軍事獨裁者穆巴拉克在2011年初倒台後,被移送以色列人的渡假勝地沙姆艾沙伊赫 (Sharm el-Sheikh) 靜養多年,現正為其「貪污」服刑僅三年。如無意外,他將與同樣親美的前智利軍事獨裁者及屠夫皮諾切 (Pinochet) 的下場無二: 即安享天年!

在西方主流媒妓捏造的新聞輿論擺佈之下,一場追求擺脫新殖民主義的革命被扭曲為所謂的「阿拉伯之春」,並在「民主大潮」逐漸「春逝」之時,卻冒出了一個寂戚無聞的恐怖組織伊斯蘭國 – 據說由一約旦極端份子建立於1999年的「一神與聖戰組織」,輾轉改造,到2006年才正式成為甚囂塵上,以駕駛本田小卡車和SUV而聞名遠近的伊斯蘭國。「輾轉」是必需的,因為可以擺脫淵源﹔而「本田越野車和SUV」亦是塔利班的專屬作戰工具。冷戰時期,美國政府創造了塔利班,並提供本田越野車作為塔利班的山區戰車,用來推翻一個曾經是文明社會的阿富汗。這已是個公開的秘密。伊斯蘭國的背境已經是呼之欲出了。伊拉克變成一個失效國家之後,遲早分裂,其中一個原因來自北部的小數民族庫爾德人和教派衝突。然後, 伊斯蘭國突然出現在庫爾德人的地區,肆虐敘利亞之境。

至此,「大中東」的地圖已經逐漸成形。

2015年09月,在聯合國年會中,代表北約的奧巴馬與普京就敘利亞問題會談。普京拒絕了奧巴馬推翻阿薩德政府的請求。

2015年10月31日,俄羅斯科加雷姆航空9268號班机被襲,是美國對俄羅斯立場的「懲罰」; 雖然伊斯蘭國自稱為肇事者,但幕後操手已經毋庸置疑。

作為回應,普京大肆轟炸敘利亞境內和接近土耳其邊境的恐怖份子 (包括伊斯蘭國恐怖份子和要推翻阿薩德政府的北約代理人﹗)。

2015年11月26日,在美國默許之下,土耳其擊落一架在敘利亞境內但鄰敘土邊界的執行正常任務的俄國戰機。這是奧巴馬政府對俄羅斯展露美國在對霸權的貪婪驅使之下赤裸裸的變態行為。

1992年,時任防務政策副部長的保羅.沃爾福威茨 – 記得嗎﹖就是香港「民運中堅份子」吉米.黎 (黎子英) 的「外國朋友」- 提出了以美國霸權統領世界的所謂「沃爾福威茨教條」(Wolfowitz Doctrine): 美國外交和軍事政策的「首要目標」就是無論在前蘇聯或任何其他國家的領土上,都要阻止能挑戰美國單邊行動的新競爭對手的重現!

911就是這個教條所需的「國會縱火案」(Reichstagsbrand: 發生於1933年02月27日,希特拉及其納粹黨借此上位),也就是有識者口中的另一「珍珠港事變」。

從911至今,沃爾福威茨教條的運用就是大中東的實踐。

強勢的普京因此成為美國的眼中釘: 按各種跡象所顯示,俄國對敘利亞境內由美國培殖並得到北約密許的恐怖份子的轟炸漸有成效,開始穩定敘利亞的局勢。除此之外,習近平於2013年倡議一帶一路的經貿戰略,與我們在2010年提出的「新中國」的構想不謀而合。到了2015年末,隨著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正式起步 (同樣由習近平和李克強在2013年提出﹗),中東一帶已經納入中國的影響范圍之內。

當然,突如其來的難民潮,湧入以「人道主義」著稱的歐盟 (也就是北約國嘛﹗),使整個大中東計劃出現更多的變數。

看官且拭目以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