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香港警務處長盧偉聰先生引咎辭職

作者: 黃盛

一: 高層的徹底無能

2016年01月21日,我們發表了《後殖民政府都是廢柴政府嗎﹖》一文 (其實是在一年多前寫就的一篇文章﹗),言猶在耳,再出現大年初一深夜至初二凌晨發生的旺角暴亂事件,前線警員集體捱打,香港警務處長盧偉聰先生,你引咎辭職吧﹗

記得前任警務處長曾偉雄在10月18日開記者會時說,「對示威者而言,你們可能以為你們的違法行為足以阻止警方執行職務﹑足以打亂警方的部署﹑甚至足以擊退警方,表面上情況可能如此。我懇請你們想一想,若警方以後難以有效執法,究竟誰得益﹑誰受害?」(成報網﹕2014年10月19日) 我當時的評語是「這種搖尾乞憐的姿態不正反映出警方的無能和政府的策略空白嗎﹖兩軍對陣,一方主帥自認無力控制局面,夠荒堂了吧﹗但我們的警務處長又說,『表面上情況可能如此』云云。這是深謀遠慮的請君入瓮還是虛張聲勢的開弓不放箭﹖我看是後者居多。」

佔中一年後,庭審中屢次證據不足,照片證據薄弱,印證了我的分析,丙申初一/二一役,繼續印證了我的判斷。這個警隊的高層都是庸碌之才。

在《後殖民政府都是廢柴政府嗎﹖》一文關於警隊的批評中,我指出「『佔中暴民』的另一招是舉手舉手踢腳。他們以示和平,但在衝擊警員時卻在上身遮掩下不斷用腳踢警員的小腿骨和下體。這已經構成襲警罪,但警方卻沒有拘捕襲擊者並控以襲警。警方顯然執法不力或甚至沒有執行維護法紀的職責,難怪『佔中』失控。記得殖民地時代,凡有這類事件,港英政府必然派駐大量便衣在四周拍攝照片作為拘控用的證據。今日的警隊有沒有給予前線警員策略性的指引﹖在整個過程中有沒有搜集證據作日後檢控之用﹖恐怕沒有。如果警方能夠適時發佈這類證據,從一開始便可以擊破「用愛與和平佔中」的神話﹗」

這段批評同樣適用於一年後的旺角暴亂﹗換句話說,佔中後香港警隊高層除了繼續高薪厚職之外,完全闊佬懶理,不加檢討,連網上有〈公民論政〉這樣的一個分析時事的評論網站可供參考也似乎茫然無知,可見其情報科的失敗﹗

二: 前線警員的投訴[註1]

據稱網上流傳着前線警員對政府和警隊高層的指責,共20點,按文字内容对警队内部操作的熟悉,相當可信﹕

  1. 當晚誰人擔任指揮﹖
  2. 有否接受過PTU訓練﹖
  3. 為何不使用相應武力﹖
  4. 暴動下為何不使用IS Tactics(防暴戰術)﹖
  5. 為何要前線同事以血肉之軀抵擋磚頭﹖
  6. 當時決定「打定唔打」?打,就應使用相應武力;唔打,就應該立即撤退。
  7. 磚頭是致命武器,為何不能用槍保命﹖
  8. 報道指「警員被暴徒追打」,管理層有何感想﹖
  9. 那麼多同事受傷,管理層有何感想﹖
  10. 防暴裝備和防暴戰術若非用以對付暴徒,「咁係咪只用來擺房和用來表演用」﹖
  11. 為何高層再講強烈譴責這些「廢話」,更別說前線很克制,只會令同事愈聽愈嬲﹖
  12. 為何被暴徒猛掟磚頭,高層依然要同事「企喺度做人肉盾?」懇請高層同前線同事一齊企,「畀暴徒用磚掟,睇下邊個唔好彩被掟死。」
  13. 再有類似事件(旺角暴亂),前線必定會找掩護和使用槍械還擊,高層是否同意?抑或任由前線送死,「前線生命係賤命,高層升級仲緊要過前線生命?」
  14. 為何不用AR 15(半自動步槍)、布袋彈、橡膠彈、催淚煙、手榴催淚彈?倘若適用但無指示前線使用,很明顯不配擔任這個階級,高層應否承擔責任及徹查事件?
  15. 前線冒生命危險對抗暴徒,處長竟稱會徹查前線有否不恰當使用武器,傷透前線的心和士氣,很悲哀!「警隊果然係一將功成萬骨枯。」
  16. 倘若所有武器和戰術「只係擺房」,可否不再參與訓練,「嘥時間同多餘。」警隊自從佔中施放催淚煙後已「龜縮」,更遑論橡膠彈、布袋彈、AR 15。
  17. 是否同意是管理層決定錯誤,導致許多前線同事受傷。
  18. 前線應可開逾100槍及作遠距離作戰,為何仍要前線同事送死?前線已沒有士氣亦難以恢復,管理層如何回應?
  19. 不要讚賞受傷同事以覆蓋同事的不滿,「前線同事係有尊嚴,不要當我們係傻仔!」
  20. 前線同事這幾天的憤怒情緒無停過﹗

就警隊的執法原則論事,20項質疑之中的

03 (為何不使用相應武力﹖)﹑

04 (暴動下為何不使用防暴戰術﹖)﹑

05 (為何要前線同事以血肉之軀抵擋磚頭﹖)﹑

06 (當時決定「打定唔打」?)﹑

07 (磚頭是致命武器,為何不能用槍保命﹖)﹑

10 (為何不使用防暴裝備和防暴戰術以對付暴徒﹖)﹑

14 (為何不用AR 15(半自動步槍)、布袋彈、橡膠彈、催淚煙、手榴催淚彈?)

最為重要; 而15更是香港警務處長盧偉聰先生需要引咎辭職的最終理據!

前線警員冒生命危險對抗暴徒,處長竟聲稱會徹查前線有否不恰當使用武器﹔這不是在前線警員背後捅刀是什麼﹖﹗權衡輕重之後,盧偉聰先生顯然以暴徒背後的媒妓和師爺為重,犧牲前線為輕。

作為一個紀律性部隊,當上級未能為下級承擔社會上的風風雨雨,這樣的一個香港警隊便早已離心離德,剩下的亦只不過是一具行屍走肉的軀殼而矣。

 

三﹕旺角暴亂的真相

對事件的來龍去脈,香港一直都沒有人站出來,予以澄清。這是一個可怕的現象。從管治的角度出發,事件發生至今已有一週,輿論狀況惡劣,除了前線警員集體對高層表示不滿和指責之外,這邊廂有本土暴民聲稱警員鳴槍引發暴力反擊云云,那邊廂有反建設派借機抽水則不在話下。當然還有建制派虛張聲勢,號稱「全城憤怒」云云。

暴亂發生後,政府沒有做調查 (起碼市民見不到﹗),因而未能迅速發佈事件真相,只能證明港府管治不力。結果是任由香港社會糾纏在模糊﹑曖昧的言語困境之中﹔故此才有各說各話的現象。正是你一言﹑我一語,離真相越加遙遠。

襲警事件發生後,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於2016年02月09日 (即年初二) 10點23分就旺角衝突事件會見記者,並將當天凌晨旺角發生的事件定性為暴亂。只此而矣。請問大家能從這樣的發言得出事故發生的前因後果嗎﹖換句話說,香港行政長官根本沒有澄清事態,那便更遑論解決問題了。

 

2016年02月14日,梁振英再向外宣稱「警方至今拘捕的人士當中,組成並不是以中學生或大學生為多數,多數人是無業。也有相當一部分人屬于一些極端的政治組織,因此這些暴亂人士的組成,他們的政治訴求,他們以暴力表達政治訴求的方式,不是社會縮影,不能代表社會大多數。警方會繼續做好緝拿的工作。」[註2]

梁振英的無能再次赤裸裸地展現人前。強調被拘捕的大多數是無業人士,非中學生或大學生明顯就是買學生怕,而且暗含對無業人士的歧視。但這個說法最能解釋了為什麼佔中後無一學生需付刑責的問題。更混帳的是香港行政長官竟然自己為暴徒開脫,聲稱他們是「用暴力表達其政治訴求」﹗請問在整個暴亂過程中,暴徒什麼時候表達過什麼政治訴求﹖有的話,請說出來聽聽。

其實要還原事件並不困難,因為實在並不複雜。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說,「食環署人員直至年初一晚9時,都沒有在旺角採取行動,但已被超過50人包圍叫囂、侮辱和衝擊,有小販管理隊員受傷,亦有人用小販車推向和追著食環署人員,令他們人身安全受威脅,在無可選擇下尋求警察協助,他們在警員到場後不久離開。… 有人指責食環署與警察聯手掃蕩無牌小販,導致騷亂,有關說法是不公平,亦不應被用作發動暴力襲擊的藉口。」[註3]

食環署歸高永文管,小販管理隊的前線人員應該最了解事情的真相,他接收的情報亦應該比較接近事實。初一晚,食環署人員直至9時都沒有在旺角採取行動,但即時被本土民主前線成員包圍。之後警員增緩,並於初一的11時51分首次施放胡椒噴霧。換句話說,從09時至午夜前10分鐘,前線警員一直試圖在本土民主前線成員衝擊之下形成警戒線或防線,即香港警隊所謂的check line。按NOW電視的報導,在這段期間,本土民主前線成員已經齊集自製盾牌和長棍,也就是有備而來,即有預謀﹗從新聞片段所見,主動衝擊和襲警的是已經變成暴民的本土民主前線成員,並以幾名女性做前鋒。(2:00) 隨後暴民有計劃地兵分幾路,並在亞皆老街襲擊零散站崗的交通警員 (約五﹑六名交警被約百名暴徒圍擊﹗)。在新聞片的2:52分時,一被襲交警跌倒,再被追擊,另一同袍果斷,向天鳴槍救人。以後的暴亂持續至早上。

反建設派的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專任導師梁志遠對BBC中文網說,香港「本土派」組織關注小販問題早已有跡可尋,其中「本土民主前線」在去年農歷年也曾參與支持小販的運動。[註4]

去年佔中後「參與支持小販的運動」便有跡可尋﹖「本土派」過去這麼多年為小販做了什麼﹖零﹗自佔中後,極端份子已經了解到,由於旺角橫街多,四通八達,在戰略上是一個最恰當的戰場,所謂的「支持小販運動」是一個易於引發暴亂的手段。港府的高層有沒有研究過這個問題﹖香港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先生,自佔中以來,除了享受高薪厚職之外,你做了什麼情報分析工作﹖

此外,嶺南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陳雲根的信徒「城邦十三太子」吳x倫亦有在網上號召網民於二月九日上街參與暴亂,並自稱曾到過旺角暴亂現場視察,指要「捉警員打及剝衫」,還提及那個時段如「煙花更」,警員忙於煙花人群管制變「冇警時分」,並指示在那個地方可以找到武器攻擊警員。[註5] 連警員忙於煙花時段要控制人潮而缺乏人手亦考慮到,甚至指示在哪個地方可以找到武器攻擊警員。這還不是預謀是什麼﹖

四: 教訓

有休班前線警員直指今次暴亂根本是意料中事,底因是政府及警隊過往表現軟弱,令激進本土派人士暴行變本加厲:「佔中過後政府一直唔敢拉帶頭政客,敢拉又唔敢告,告到法庭又放,就算入罪都只係判甚麼服務令罷了,一直犯法都不用負責,激進派就更加放肆。」[註6]

這固然是今次旺角暴亂的起因,但還有深層的原由。

我曾經對有關人士指出,港獨開始時只不過十數人,為何短短幾年,人數維持在幾十人 (最多一百左右﹖),卻竟然聲音龐大,幾乎搶奪了香港的輿論空間﹖

這個問題十分重要。懂得回答這個問題才能意識到事情的嚴重程度。可惜香港有太多不學無術混飯吃的真建制派智囊,不斷替香港的亂局塗脂抹粉,重覆聲稱港獨份子只不過是一小撮的港人云云,好讓中央「安心」,自己袋錢亦袋得安樂﹗

請讓我在這裡立此存照﹕台面港獨包括本土﹑自治﹑熱血派等派系,而所有的反建設派 (即所謂的「泛民」,包括﹕公民黨﹑民主黨﹑新民主同盟﹑人民力量﹑社民連﹑教協等) 都是台底港獨﹗這個理解起碼能夠解釋為什麼旺角暴亂發生後,立即有數個由「泛民」(包括公民黨和民主黨) 組織的義務律師為被捕暴徒提供協助﹗這個理解亦同樣解釋了台面港獨在各個暴力場合那麼肆無忌憚的原因。因為有靠山﹗此所以一百幾十個港獨能夠散發禍亂全港的聲勢﹗

港府若無這方面的覺悟,所有炒或不炒的高薪長官都只能是走馬看花的奴才庸才而矣。可惜諷刺的是,香港的最高行政長官也是這批高薪長官中的一名﹗

 


註釋

[註1]太陽報﹕〈前線警揚言 可開百槍鎮暴〉,2016年02月12日。

[註2] http://news.ifeng.com/a/20160214/47425827_0.shtml

[註3]中評社香港2月13日電: 〈高永文:食環人員未行動已遭圍堵〉, 2016年02月13日。

[註4]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a/2016/02/160210_hk_riot_vendors

[註5]星島日報﹕〈「城邦十三太子」陳雲追隨者被捕〉,2016年02月13日。

[註6]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60211/00174_001.html

 

〈公民論政〉首發: 2016年02月15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