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國的構想 (之一)﹕國家精神的回歸﹕書同文

作者﹕黄盛

編按﹕本文的部份發表於2007年,今天的思考成熟了,故改寫原文成篇。

 

一﹕源流

文字是一國一族的文化載體。

中國人書寫的中文﹐可考據的﹐始於商朝武丁時期的甲骨文。商周期間盛行金文和籀文﹐即所謂的大篆﹐但因地域不同而寫法參差。後秦王嬴政敕令「書同文」﹐決策執行者李斯從大篆整理出小篆﹐並附以隸書。相傳隸書為秦時的程邈所創。程邈﹐下邳 (邽/杜﹖)人﹐獄吏﹐得罪秦始王﹐繫獄雲陽十年﹐改良大小篆﹐成書三千字﹐得秦王欣賞﹐釋其罪並封為御吏。程邈的三千字則名「隸書」﹐因其原職為隸卒之故。這是傳聞﹐我們相信程邈很可能是個整理人﹐他在獄中做的應該是輯錄各種字體的工作﹐而非創造性的改寫。漢朝時﹐隸書取代了篆書。悠悠歲月﹐隸書漸變為楷書 ﹐盛於唐朝﹐沿用至今。

在漫長的歲月裡﹐漢語的演化實在有三個方面﹐一是聲韻﹑一是字數﹑一是字體。今人談簡化漢語﹐獨說字體﹐不諳聲韻﹐忘了字數﹐不知科學到哪裡去﹖聲韻的演化是從簡到繁乃明顯不過的事﹐不論閣下接不接受漢族遠祖的韻母起源於一個「-ua」﹗隨著需要命名的事物越來越多﹐我們的祖先只有發展出更多的韻調組合來應付漸趨複雜的環境。書寫方面的情況亦大致相同。為了更好地溝通﹐便需要造更多的字以至語詞來適應不斷變化的世界。所以漢語的演化﹐在聲韻和字數方面﹐是當然地從簡到繁的。字體方面的發展﹐有從繁到簡的﹐也有從簡到繁的。漢語要走哪一條路或有否需要走某一條路是個函括歷史﹑語言學﹑邏輯學和計算機語言的大問題﹐但絕對不不能僅是一個政治決定,更不可能是某種意識形態的算計﹗

 

二﹕漢語字體簡化運動的種種

說到簡體字﹐簡體字當然不是中國共產黨的專利﹐但與共產黨關係甚深。首先在報上提倡簡化漢字的是中華書局創辦人陸費逵。1909年﹐他在〈教育雜誌〉創刊號上發表了《普通教育應當採用俗體字》﹐表達了一個簡化漢字的意見。實際推行漢字簡體化的是新文化運動的翹楚錢玄同。1922年﹐在一個國語統一籌備委員會中提出了〈減省現行漢字的筆劃案〉﹐再於1935年編撰〈簡體字譜〉﹐共收列了二千三百字。很多人將錢玄同和五四運動混在一起﹐是搞不清楚新文化運動有別於五四運動。1919年的五四運動是回應巴黎和會出賣中國領土的愛國運動﹐新文化運動則是反封建制度的有馬克斯主義背景的意識形態運動。當時的國民政府教育部曾經選取了三百二十四字﹐試行於社會﹐不為大眾接受。中國共產黨取得大陸之後﹐於1949年成立了一個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該委員會的主要工作是蒐集常用簡體漢字。195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通過了〈漢字簡化方案〉﹐由於那是一個政治決定﹐反對的聲音也被順利「簡化」了﹐於是中國大陸一地正式使用簡體漢字。但大家不要忘記﹐早於1929年﹐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以幫助中國人掃除文盲為名﹐單方面下令莫斯科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的中國問題研究所展開中國文字拉丁化計畫﹐由蘇維埃不大了了的漢學家郭質生「指導」一個中國人瞿秋白進行工作﹐只用了八個月便將幾千年的中文改寫成〈中國拉丁化字母〉一部小書﹗其後的「研究工作」則交由俄國人繼續﹐並由俄國人代表中國人決定了一個〈中國的拉丁化新文字方案〉。1931年﹐俄國人在海參威 (被俄國侵佔的中國領土﹗) 再次代表中國人「通過」了該方案﹗

簡化漢字不是絕對不可﹐但借簡化漢字來拉丁化漢語則是蘇俄歷來意圖催毀中華文化的大陰謀。將漢語拉丁化就是要滅絕整個漢語系統﹐中華文明亦會被毀掉的。譬如要了解一部《易經》﹐需要明白理﹑象﹑數三個範疇﹐缺一不可﹐而中文的語言現象就是象的一部份﹐因為《易經》是中國人寫的。漢字一旦拉丁化﹐其他的不說 ﹐恐怕以後再沒有人看得懂一部易經了﹗

 

三﹕漢字可以簡化嗎﹖

我們認為﹐漢字不是不可動她分毫﹐但必須研究清楚整個漢語系統﹔語法﹑音韻﹑字體等都要做一番科學性的研究﹐不是隨隨便便地將一些草書字體取代楷書字體便算作是科學成就﹐便算作解決了中國社會的文盲問題。在過去的二百年﹐二十世紀以前﹐中國社會的文盲問題是個政治制度和教育制度的問題。君主專制及外族統治需要結合八股的教育制度以方便控制社會﹐情況跟殖民地時期的香港十分相似﹐普及教育不是統治者所樂於見到﹐教育制度靠考試制度規範﹐目的是培養官僚「人材」以充填官僚系統。所以十九世紀的文盲問題主要是政治因素使然。二十世紀上半葉﹐中國內憂外患﹐戰禍連棉﹐普通人家在衣食上已經難以為繼﹐念書識字當然不在優先考慮之列。抗戰結束後﹐文盲率大概是80%。原因顯而易見與漢字的字體繁複沒有什麼關係﹐而是從根本上就沒有安定的社會環境去發展出建全的教育制度﹐或者簡單地說﹐接連有兩三代的中國人沒有上學念書識字的條件﹗有一個統計/估算數字 說1949年時中國大陸的識字率為20%左右。1959年﹐大陸的識字率 (十二歲 – 四十歲) 上升至57%。即使我們接受這些數字﹐中共於1956年才通過〈漢字簡化方案〉﹐所以這個識字率的上升與簡化漢字字體沒有什麼直接的關係。比較接近事實的詮釋應該是中國共產黨掌控大陸的頭十年 – 相對於國民政府時期要不斷打軍閥﹑打日本軍國主義者的社會狀態 – 少了很多動蕩﹐因此只需要一個就算不是太完善的公共教育政策便很容易提升識字率。

二十世紀初﹐現代語言學畢竟還是剛開了個頭﹐邏輯語法也是剛剛起步﹐到二十世紀中葉之後﹐邏輯和語法研究才碰頭。過去的一個世紀 (即二十世紀中葉前) 是個兵荒馬亂﹑民不聊生的年代﹐中國人搞政治的多﹐有機會做學術研究的實在微乎其微。中國人必須先建立一個開放的社會﹐好好做一番研究﹐才可探討漢語的未來路向。急功近利不是中華文化之福﹗

上個世紀﹐新文化運動和中國共產黨不加鑒辨地鬥垮了整個中國傳統文化體系﹐故造成今日的局面﹕國家精神的喪失﹗

 

四﹕借鑒於日本國

中國治學者多不明所以﹐以為日本明治維新的成功乃在於全盤的徹底西化﹐實是最大的誤解。明治維新走的是兩個方向﹕在歐美的炮艦外交威脅之下﹐日本全盤而徹底地西化﹐非不得以﹐全心全意學習西方的科學技術是為了生存保國﹐認真學習西方哲學和政治思想也是為了生存保國﹔但有一樣東西﹐日本沒有西化﹐不單沒有西化﹐更向極端的反方向發展﹐那就是日本的國家精神﹗一國的國家精神就是一國的文化支柱。日本的國家精神就是她的神道信仰 (來自阿伊努原住民的信仰)﹑陽明理學 (武士道的基石)﹑建本山於高野山的唐密﹑劍道﹑箭道等﹐與西方科技並駕齊驅﹐塑造成日本的現代文明﹐亦只能是日本本國的現代文明。此所以基督教從來征服不了日本這個島國。

假如明治維新將本國的傳統徹底打垮﹐維新後的現代日本將不會是日本﹐而是歐西文明的影子。

當代中國的危機﹐正在於沒有國家精神﹗

如果考古學者發掘出一本古老的易經或佛典卻竟然目不識丁﹐這樣的國家﹐不但基督教可以顛覆她﹐麥當勞也可以顛覆她﹗

 

五﹕漢字應該簡化嗎﹖

一個分裂的國家還談什麼國家精神﹖國家分裂的現象顯然就是國家精神喪失的體現﹗要恢復中國的國家精神﹐必須從文字開始。文字不統一,國家如何能統一﹖

看一下維基中文詞條,起碼有五個版本﹕大陸簡體﹑香港繁體﹑澳門繁體﹑台灣正體﹑馬新簡體﹗另外還有無聊之徒,搞了個粵語和文言版,詞條小貓三兩,平均每條只有一兩個句子,比如粵語的「中國封建制」就只有「中國封建制係中國古代一種政治制度,即係天子將自己直接管轄王畿以外[口既]地,分封畀諸侯,同埋畀佢[口地]爵位,等佢[口地]建立封國,保衛中央。」這麼的一句。創建詞條者剎有介事,卻讓讀者為他尷尬不已。

沒有一個統一而又安定的國家不行使語言的統一。從國家的觀點看,我們必須解決現時語言上四分五裂的現象。統一是唯一之途。這是民族生存的需要。

文化上的發展同樣要求漢字簡化。雖然說今日都電腦化,在計算機上打字,但兒童學字還需一筆一劃地手寫,長大後上大學,念書做研究都需手寫做筆記,到社會工作後,文件往來同樣需填表寫字。以上小學為例,簡體字比繁體字易記,兒童無需在記憶字體筆劃上花耗大量時間和精力﹔以上大學寫筆記為例,用繁體字做筆記基本上是累贅繁鎖,缺乏效律。比如「龍」字有16劃,英語「龍」只需6個字母﹔更甚的是,漢語中有字最多可達71劃﹗這套文字在書寫上根本無效律可言。因此無論在提升國民教育質素和效律上,簡體字顯然勝於繁體字。

若著眼於美學,簡體亦優於繁體。日文字體自具優美之相,很都人都是同意的,這是由於日文字體的簡潔。反過來看一下有些香港報刊的網上版,因為繁體字密密麻麻,有礙閱讀,所以特別在字與字之間加入間距。試比較一下繁簡兩體,後者的確比較優美﹕

繁﹕若著眼於美學,簡體亦優於繁體

簡﹕若着眼于美学,简体亦优于繁体。

撇開政治上意識形態的偏見,簡化漢字在很多方面都是合理的。

 

六﹕漢字應如何簡化

簡化必須有一個標準,而這個標準有兩個方面﹕

一﹑根據這個標準,我們可以輕易追溯到某簡化字的原型 (因為我們必須閱讀古籍﹗)﹔

二﹑根據這個標準,我們可以追溯到某簡化字的原義。

按第一點的要求,簡化的原則必須統一,也就是說,具有相同筆劃構成的字型在簡化後必須具有同一字型,或凡構成部份相同的字在簡化後其構成部份必須同型﹗我們用反例來加以說明。比如「風」字,現行的簡體版本是去「虫」後打個交叉 (风)﹗另一方面,現行簡體字卻沒有一律用交叉取代「虫」字﹗前者 (隨便打個交叉﹗) 是一種野蠻的暴力行為,缺乏原則性,故亦缺乏追溯到原型的路徑。後者 (沒有一律以交叉代「虫」﹗) 是明顯地亂搞一通,沒有統一性。又比如「鳳」字的簡體版,去「鳥」後寫個「又」字,即打個交叉,再在交叉頭上加一橫劃 (凤),道理何在﹖

現行的簡體版從來都是個暴力的政治決定,沒有從科學和文明傳承的角度設定簡化的標準或原則,因此結果是一塌糊塗,把好事變作壞事。

 

七﹕給中國政府的結語

在統一的國家大業之上,千萬莫要高高在上,以兵臨城下之勢強使對方遷就自己。

國家的統一必從語言上的統一開始。請中國的領導人拿出氣魄﹐召集大陸和港台有識之士,從詳計議,以文化傳承為目標,科學地進行漢字的整體簡化。

過不了語言分裂的門檻,難有政治上的統一。

請謹記﹗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