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打傘

作者:黄盛

2015年10月,黃之鋒入稟高院申請司法覆核,指香港市民於18歲便享投票權,但《立法會條例》規定年滿21歲才可參選立法會地區議席,違反了《基本法》及人權法中香港永久居民可以投票及參選的權利。

黄之锋

2016年05月31日,高院開庭審理案件,法官為區慶祥。黃之鋒 (香港眾志秘書長) 到高院應訊,代表黃之鋒的律師為資深大律師黃文傑,執業於香港著名的 德輔大律師事務所。首先而且難免令人「唏噓」和「欽羡」的是黃之鋒的「財源廣進」。記得佔中後,有的士司機入稟法院,向佔中發起人戴耀庭、學聯秘書長周永康等人追討賠償 (因佔中期間佔中者霸佔道路而致的士司機每日的平均收入減少40%),但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庭將小額錢債轉至區域法院審理,造成原告司機們要面對龐大的訴訟費壓力,被逼撤銷訴訟。回過頭來,十九歲的黃之鋒,彷彿不用上課念書,亦不用工作,卻輕鬆至若無其事地聘請德輔大律師事務所的黃文傑來打官司,能不令大部份的香港市民「羨慕」得垂涎三尺﹖

黃之鋒無心向學,亦不務正業,參選一旦得手,屬長期飯票。

「德不孤」,必有鄰也﹗

年僅三十七歲 (2014) 即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的黃文傑具英國劍橋大學法學碩士學位,其網頁聲稱其主要業務範圍包括「民主」云云。當日,與訟雙方陳辭。代表黃之鋒的黃文傑聲稱「參選及投票是《基本法》所賦予的權利,但香港市民於18歲便享投票權,卻要多等3年才可參選立法會地區議席,政府又未能提供資料解釋箇中因由,以證明限制市民的參選權屬正當。」

投票權與參選公職權 (比如當議會成員) 是兩個政治概念。在代議政制 (非民主制﹗)裡,前者的權利用於選出投票者的代表或其在政府中的代言人﹔後者是有意成為其他公民的代言人或其他公民在政府中的代言人的公民自認具資格出任其他公民在政府中的代言人。事情也實在並不複雜。行使投票權的公民只需要有若干程度上的思考能力即可為其私利 (資本主義社會的頭等大事﹗) 決定誰是她的代言人 – 這是一個單一的政治行為和決定。自認具資格出任其他公民在政府中的代言人者在當選後則需要行使一連串的政治行為,而這些行為的對象包括經濟﹑教育﹑民生等各個方面。顯而易見,兩權對當事公民的要求完全是兩回事。用現代企業的管理術語來說,兩者的職位描述 ( job description) 基本上是兩回事,參選公職毫無疑問要求更多的能力﹗

黃文傑资深大律师

因此,黃文傑/黃之鋒的「參選及投票是《基本法》所賦予的權利,但香港市民於18歲便享投票權,卻要多等3年才可參選立法會地區議席,政府又未能提供資料解釋箇中因由,以證明限制市民的參選權屬正當。」[1] 可說是無厘頭之作﹗香港本土文化乎﹖

《基本法》賦予公民投票及參選的權利 — 對﹗《基本法》同時訂明選舉權及參選權的年齡資格,與世界各地很多的憲法一樣,亦不會在憲法中提供資料解釋箇中因由,因為基本上,決定大多根據各地社會情況約定俗成而立。所謂的「… 香港市民於18歲便享投票權,卻要多等3年才可參選立法會地區議席」當然純屬無稽之談。正如中環歷山大廈前面只可以上落客,不可以長時間停泊,2016年05月01日,肥佬黎的專車長時間停泊在歷山大廈前面,被交通警員票控。[2] 肥佬黎可唔可以話唔得 — 要過多幾個街口才可以泊車﹖此話若出黃之鋒之口,恰恰證明此人幼稚﹔若出大狀之口,則恰證本港「人才輩出」﹗

至於「… 政府又未能提供資料解釋箇中因由,以證明限制市民的參選權屬正當。」亦不明所以。「政府」指誰﹖因為本例來自港英殖民政府後期的舉措,正如習慣法,都源於馬丁.李的祖家,約書亞.黃不可能不知。政府有提供資料解釋繼承大英習慣法的因由,以證明限制本土市民自我立法的權利屬正當嗎﹖

黃文傑大狀又說,「香港社會已今非昔比,有必要把參選立法會的年齡限制降低。」他又質疑,「年齡與成熟程度之間的關係模糊,事實上現時中小學已設常識和通識科,學生對社會的認識和成熟程度或與數十年前大有不同。」按此原則,為何不幹得徹底一些,小學畢業生 (12/13歲) 即可,道理/原則如一﹕事實上現時中小學已設常識和通識科,學生對社會的認識和成熟程度或與數十年前大有不同﹗

誰都知道 (這當然是個誇張說法,否則黃大狀不會以洞悉世情的眼光陳詞﹗)「年齡與成熟程度之間的關係模糊」。年齡與成熟程度當然無必然的關係。這是常識。「成熟」本來就是一個所謂的「模糊概念」/「乏晰概念」。正由於社會及政治事務非精確科學,很多時候,在涉及上述的模糊概念的時候,立法的依據在某程度上只能是約定俗成的結果。背後的實用主義無庸多說了。想大家都能理解。

By the way, 以耶和華之名立國的以色列同樣滿足21歲的年齡要求。

代表律政司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指出,「這個不是法律問題,而是政治問題,應交由立法會決定」,更指出「被選權與選舉權本質不同。」正是本文要旨。

在香港吃了兩個零蛋 (黃之鋒/黃文傑) 之後,余若海給香港加了一分。

法官區慶祥表示,即使接納申請,法庭都無權將參選年齡限制由21歲調低至18歲,只能交由立法會處理,法官聽取雙方理據後押後裁決。

香港的未來,還是有一點希望﹗


[1] https://www.facebook.com/joshuawongchifung/videos/1052946704797837/

[2] https://hk.news.yahoo.com/%E4%B8%AD%E7%92%B0%E5%87%BA%E6%9B%B4-%E5%BA%A7%E9%A7%95%E9%81%95%E6%B3%8A-%E8%82%A5%E4%BD%AC%E9%BB%8E%E6%AD%8E-%E7%89%9B%E8%82%89%E4%B9%BE-214023828.html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