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而智慧的一群/或香港法治的破敗

作者﹕黃盛

 

一﹕背景

法國化妝品品牌蘭蔻(Lancôme)於6月初計畫與來自加拿大的歌手何韻詩合作,舉辦的「清新能量音樂會」(6月19日),後於6月6日單方面宣布取消。蘭蔻公司提供的原因是「基於安全因素」,但何韻詩認為蘭蔻必須「向公眾交代」云云,並於同日在她的臉書上發聲明,表示極度遺憾。何韻詩說

「自由、公義、平等,一直是香港人所追求的,而假如現在我們因為這些堅持而要受到莫名其妙的懲罰,那麼,這早已不是我個人層面上的事情,而是整個世界價值觀的嚴重扭曲。Lancôme是國際品牌,當國際品牌也要屈膝於這種霸凌之下,我們不得不嚴肅正視問題。

… 我們是文明而有智慧的一群,與其將精力虛耗在謾罵當中,不如將憤怒轉化成更實際的動力,用行動支持仍願意站出來的有種客戶,用行動展示香港人團結不畏懼霸凌的實力。

… 在這個時代,自由不是必然、堅持不是必然、忠於自己不是必然。尊重自己,尊重別人,這是香港人不能失去的基本做人原則,讓我們一起捍衛。」(2016年6月6日) [1]

 

與 Lancôme 簽約後: 意氣風發的何韻詩

二﹕可以用腦思考嗎﹖

我對事件的第一次閱讀後,感覺是香港又吃了一個零蛋。香港今日的困局,部份來自港人的無知和淺薄。你們不讀書﹑不做研究﹑只接收單方面的資訊﹑重複百遍紅衛兵式的口號,這便是你們的文明和先進? [2]

就舉辦音樂會一事而言,蘭簆和何韻詩之間的關係屬商業上的合約關係。假如何韻詩要追討賠償 (就其合約關係而言﹗),可以進行庭外和解,即所謂的 「settlement」 (香港人中文不佳,故輔以英語版本﹗)﹔但蘭簆方面已經回覆會補償此次合作的酬勞,即意圖進行庭外和解的行動。何韻詩可以對蘭簆方面的賠償不滿,並興訴訟,即所謂的 「litigation」,由法院裁決。但何小姐於幾日後在其臉書上說﹕「我必須表明一點,這從來不是關乎金錢的問題,也不只是關乎我個人與此公司合作上的問題,而是這間公司去處理整個事情的方法,除了背後的原因弔詭外,更予人一種極不尊重的感覺。不只是不尊重我,而是不尊重香港人。」[3]

何小姐似乎執意要蘭蔻「向公眾交代」。讓人不解的是,何小姐個人與蘭蔻的合約糾紛如何牽涉到「公眾利益」呢﹖我們可以這樣理解嗎﹖因為如果事情不涉公眾利益,在法律上便與公眾無關,那何來要「向公眾交代」呢﹖

除了何韻詩小姐之外,唯一相關或受影響的一小撮人群或許是何小姐的粉絲,他們也可以 (即法律上容許,非法律上成立﹗) 以感情受傷或精神受損之類的理由向蘭蔻提訴訟,尋求賠償,但這類的訴訟必須由當事人 (即何小姐的粉絲) 提訴及舉證。

這就是法治社會的規範。

要求蘭蔻「向公眾交代」,這不是白痴嗎﹖

Lancôme 澄清何韻詩不是其代言人
Lancôme 澄清何韻詩不是其代言人

三﹕政治打壓?

何小姐又說﹕「他們找我之時,是絕對知道我的背景與立場的,而這次卻在我什麼都沒有做,什麼言論也沒有發表,而看似只因為大陸官媒方面傳來的壓力,去單方面無禮地終止合作,於某程度上是在向香港社會散播一種恐慌,亦是在助長這種商業上的政治打壓。」

此前,在微博上擁有400萬粉絲的《環球時報》指何韻詩支持港獨藏獨,並稱在內地熱銷的品牌蘭蔻和李施德林與其合作,問網友怎麼看。稍后,蘭蔻聲明,取消與何韻詩的合作演唱會活動。

這說明了什麼呢﹖

首先,何韻詩支持港獨和藏獨是個事實,而在內地熱銷的品牌蘭蔻和李施德林與何韻詩合作也是個事實。作為一名支持港獨和藏獨的歌星,何韻詩是個公眾人物,她的政治主張當然是新聞工作者的採訪或調查目標之一。那麼,我們問﹕在沒有如《蘋果日報》般造假的情況下 [4],即使是「官媒」的《環球時報》有沒有報導何韻詩及與其政治主張相關的新聞﹖答案是顯然的,除非你認為官媒便沒有發言權﹗[5] 做網上的意見調查,香港的《明報》﹑《蘋果》等傳媒,甚至假稱「港大民意調查」的鍾庭耀個人民意調查都常有,為何《環球時報》不可以﹖這一連串的問題都是在法治社會的框架之內提出的。

除此之外,內地民眾的確對港獨﹑藏獨﹑台獨反感。不可以嗎﹖這不正是何小姐等時常掛在口邊的「表達意見的自由」或「言論自由」嗎﹖正如港獨﹑本土之流,對內地客反感,稱之為「蝗虫」,甚至在公共場合進行暴烈的言語攻擊等,對方為什麼就不可以對閣下的「吃裡爬外」發表意見呢﹖

現在我們假設蘭蔻的確是因為國內「官媒」及民眾的意見壓力單方面終止與何韻詩的音樂會契約。

這不就是資本主義社會的本質嗎﹖

可能何小姐沒有閱讀太多的政治論述,今日「民主」美國向世界推銷的就是一切以市場為基準的遊戲規則,自由擁有財富是「民主」的基石。今日蘭蔻服膺於市場 (內地市場比香港的大得多﹗) 的決定有什麼問題﹖況且,在整個港英殖民時期,除了沒有政治權利及政治自由之外,香港就是一個徹底的資本主義社會,而且不單是個資本主義社會,更是新自由主義教父弗列曼口中「最自由的地方」﹗

1985年05月27日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約定的五十年不變不就是資本主義的不變嗎﹗

蘭蔻的行為,無論何韻詩小姐喜歡與否,恰恰就是一個服膺市場壓力的決定,從側面印證了五十年不變﹔而市場因素很多,此事件則碰巧涉及政治因素。

 

Lancôme 取消清新能量音樂會
Lancôme 取消清新能量音樂會

 

四﹕愚蠢無國界

至於《環球時報》的社評則如常地拙劣,只不過是香港《蘋果日報》的內地版而矣﹗

內地諸君聽過「適得其反」一語嗎﹖

清•魏源《籌海篇•議守上》說:「今議防堵者,莫不曰:『御諸內河不若御諸海口,御諸海口不若御諸外洋。』不知此適得其反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https://www.facebook.com/HOCCHOCC/photos/a.242914560229.306536.100375550229/10157011017960230/?type=3

[2] 內地的朋友請不要沾沾自喜,民眾大都是無知的,只不過你們站在敵對方吧了﹗

[3] hk.sports.yahoo.com: 何韻詩:Lancôme 必須向公眾交代事件 / 呼籲參加網上聯署施壓2016年6月10日。

[4] 《太陽報》﹕踢爆《蘋果日報》造假 (http://the-sun.on.cc/cnt/news/20110615/00405_001.html),2011年06月15日。《蘋果日報》日前以頭版報道,內地部門發給中港牌車輛的「檢驗檢疫電子車載卡」(簡稱車載卡)具竊聽功能,各界群起踢爆《蘋果》造假!負責發卡的深圳檢驗檢疫局狠斥報道是「子虛烏有」,車載卡生產商更擬向《蘋果》採取法律行動,兩名本港專家詳細檢查車載卡後,力證絕無竊聽功能,中港司機亦指報道製造白色恐怖,怒轟《蘋果》「無中生有到無恥地步」。

[5] 《蘋果日報》基本上也是「官媒」,只不過主子來自太平洋的彼岸,卻不見何韻詩小姐勇武發聲﹔啊,對不起,忘記了何韻詩小姐在《蘋果日報》有個專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