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你打算如何在國際上獲取你夢想中的認可和地位?/ How are you going to get global recognition, China?

作者:Renata Wong

沒住過一個地方,就基本上談不上初步了解該地的情況和社會的思考方式。不少外國人到中國之初都感到「休克」,很多中國人可能不會理解。帶着行李到中國某些「大城市」,坐一下地鐵,不難發現中國的地鐵站缺乏最基本的設施 – 自動扶梯。不是說中國城市的地鐵站沒有自動扶梯,而是這些自動扶梯的設計更多是以人有 (西方) 我有為目的,不以服務市民為目的。地鐵站內的自動扶梯不是全程供應的,對攜帶行李的承客嚴重不便。舉幾個例子即可見到地鐵營運商+設計者+當地政府方面慵懶散渙的工作態度﹕有些站段缺乏自動扶梯是常見的了﹔有些地方的自動扶梯則分為上下兩段,但中間連接兩段自動扶梯的卻是一大段樓梯﹔有些地方只有一台自動扶梯,卻是下行的﹔有些上行自動扶梯的入口或下行自動扶梯的出口無緣無故地加設了幾級石階。尤其在一個包含大量農民的社會,拿著大包小包坐地鐵的當地乘客並不少見,當然還有外地 (包括來自中國其它省份的遊客),行李再沉重也無可奈何地要做一輪搬運工。

在現代社會,人體工效學 (ergonomics) 早已是工業設計中極為重要的一環,但在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內,我完全見不到中國工業有人體工效的概念。

就以地鐵的自動扶梯為例,有關部門好像完全沒有考慮到乘客會攜帶行李,實在不可思異﹗有些中國人可能會覺得這是一個不重要的細節,或許問題就在這裡﹕差不多就可以了。據說民國初年,中國出現了一個差不多先生,是哲學家胡適先生的想像還是他周遭的同胞呢﹖

内地欠缺的這種專業態度在距離中國大陸不遠的香港便有所體現。如果只可用一個語詞來描述香港的地鐵,那就是「方便」。每個地鐵站都設有電梯和通行無阻的自動扶梯﹑每個站都有充值机﹑整個地鐵系統都很清楚地標示出各方面的信息。當然還有很多設計和管理上完善的地方,不信的話,請聽一位深圳網民「走遍世界要實現」在大陸天涯社區論壇對深圳地鐵的批評 (隨便覆述其點)﹕

深圳地鐵廁所味道很重﹔香港地鐵廁所,標識很醒目,老遠就能看到這些標識,能很快找到,清洁工人不停的清掃,地面沒有鋪塑料墊,廁所裡很通風,所以香港地鐵絕對沒有深圳地鐵的那種怪味。香港地鐵裡有很多座椅。這些座椅有靠背,是真正給人坐的。深圳地鐵裏的桌椅不多,很多被做成兒童玩具的樣子,既不中看,也不中用。有的甚至做成棺材狀,充滿形式主義,很刺眼。香港是一個商品經濟高度發達的城市,但在香港地鐵候車廳,看不到滿眼的廣告。即使有廣告,也很規則的分布。反觀深圳,地鐵裏的廣告鋪天蓋地,淹沒了地鐵指示牌﹔深圳地鐵裡面的廣告聲震耳欲聾,上下扶梯每秒鐘,一天到晚喋喋不休,大聲的,機械的播放著要人門站好﹑扶好﹑尊敬老人的用語,全然不講效果,讓乘客心煩,給乘客的體驗非常差。香港地鐵和深圳地鐵的充值机簡直天壤之別。香港充值机,放進紙幣后,靜靜的進行充值,干脆利落。深圳這邊的充值機,反覆大聲嚷嚷「正在充值,請稍……」,感覺很吵。[1]

深圳地鐵的這些現象,在上海﹑南京,幾乎一個模樣。

可問題來了﹕為什麼中國大陸不學香港的這個強項,卻學了劣跡斑斑的香港房地產霸權?

為了購買一套樓,香港市民要把命賣給魔鬼發展商,一輩子就花在存錢買房,生活的其他方面沒時間、也沒力气在意了。而與香港相反,基本上沒有土地壓力的中國大陸的房價卻不斷飆升,當前已導致普通中國人沒資金購買家居用房子。據華爾街日報的報道 [2],深圳房價從 2015 年初到 2016 年初的一年內增加了 46%,使之比香港更負擔不起。同時,按上海日報報導 [3],深圳的工資增長率在 2015 和 2016 兩年均為 7.6%。作為一個局外人,我實在不明白一個自稱以社會主義為體制的國家怎麼可能不確保人民「衣﹑食﹑住﹑行」中最起碼的「住」?

答案是否在「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中的「中國特色」里找?

抄襲香港房地產模式之外,在中國街道上,外國人可以觀察到中國人早已習慣一眼不看的紅色標語。其中有一個叫「中國夢」的標語﹔好像在哪里聽過。啊,對﹗那是資本主義美帝最喜歡宣傳的「美國夢」的變身。這里採用的公式簡單得不能再簡單。將「XZ」中的「X」換成「Y」得「YZ」就是,放之全中國皆準,比如不知為何在大陸聲名大噪的「肯德基」,現在某些大陸城市有無數的「XX基」或「肯X基」中餐館,連招牌的顏色設計也與原裝正版極為雷同。

日前,波蘭經濟網Money.pl發表了一篇新聞報導 [4],稱一家名字叫「Fibar Group, S.A.」的設計和製造無線智能家居自動化系統的波蘭公司遭到中國同行的抄襲。Fibar的副主管如下描述了這個問題:

他們 [筆者﹕沒有具體點名哪些中國公司] 沒有偽造我企的名字,但的確在設計上頻繁地重复我們的設計。有時候,我們在某個博覽會上展示一個新的設備,半年后,我們到其他博覽會見到展台就在我們對面的一家中國公司展示出一模一樣的產品。

Fibar只不過是被中國抄襲所影響的外國公司之一。我提這件事是因為我想中國媒體不會報道一個不太有名的波蘭公司的消息。另外我想說一句,就是波蘭這個國家在全球經濟上的地位遠不如作為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可是中國企業卻還是去模仿它。而且不單模仿人家,還大模斯樣地跑到專業博覽會展示所抄襲的產品,竟然毫不臉紅﹗

阿里巴巴旗下網絡平台售賣假貨的事我就不提了,因為中國人大概已經頗為熟悉。

制造盜版產品、公然模仿他人模式或抄襲名牌而不顧自己的名譽,這些都是急功近利的顯著症狀。不用我說,很多關心中國前途的中國人都說了不少。此外,國內外媒體亦經常報道中國公民在國外涉及工業間諜的案件。今年據稱有比如試圖盜竊孟山都和杜邦玉米種子的案子 [5]。如果屬實,這種做法給予中國的不是名譽而是惡名,也阻礙到中國領導人邁向國際地位與認可的步伐。

不是說今日的發達國家沒有過涉及作弊的事情。西方國家歷來都進行過工業間諜活動。據說,1712年,法國耶穌會教師Franois Xavier d’Entrecolles(中文名字:殷弘緒)曾經把中國景德鎮瓷器制造秘密泄露給西方﹔十八世紀下半葉,當英國進入工業革命時,法國運輸大量學徒到英國以獲取工業加工技術。才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德國大眾汽車公司據稱曾利用美國通用汽車公司的「叛逃」工程師來盜竊汽車設計。這個案子持續了四年,最終在1997年才得到解決。大眾汽車公司同意索賠通用汽車公司一億美元。[6]

這與中國有哪些不同呢?

最顯著的一點必然是中國人在態度上的肆無忌憚,就好像隨地吐痰拉撒﹑插隊等惡習一樣,惡行者完全沒有半點羞愧之心。歷史中的中國人喜歡自稱「泱泱大國」,觀今日中國人的言行,何來氣魄宏大﹖

另有一點是中國人一直學不來的﹕西方人抄襲的是關鍵性技術,抄襲後便去學它,學會後便去發展它,超越它。西方的工業盜竊方法比較微妙、有強烈的選擇性,不會公開去作弊。這是因為西方人要保護自己的「名譽」。看它們今天在全球上所佔據的位置就知道他們這方面有多成功了。而中國商人抄襲的目的單純是為了在短時間內掙很多錢,沒有遠見,不願意在研究與開發上花時間﹑花金錢,更不願意瞄准關鍵技術,而是看到什麼就抄襲什麼。結果全世界的印象就是中國人瘋狂地抄襲和進行工業間諜活動。

這單單是不負責任的中國商人給整個國家造成的惡果嗎﹖

對國際輿論的忽略/忽視已經成為中國在世界舞台上崛起的自毀綜合症狀。單純關注經濟利益,誤認為只要成為世界上最重要經濟體之一即可自動獲得地位,在國際舞台上即可被視為平等伙伴 – 這種想法是幼稚的,甚至是幻想。國際輿論是絕對不可忽略的。國際輿論看中國時,至少有兩個角度﹕經濟伙伴關係是一種建基於利益上的關係,隨著經濟利益的上落而上落﹔中國人的文明程度則與他人形成另一種關係,試看日本和德國,雖是戰敗國,但其國民普遍受到尊重,可見一斑。

外國人看中國,若不停留在表面的經濟「成就」或被中國古老的文化所迷惑,通常都能多看一點,就是中國社會的不成熟。舉個例子,幾年前王建林與馬雲公開做秀,展示財力,王建林要打賭一億,當然荒唐﹔另,作為商場新貴的馬雲則到處演講,教人做人的哲學,亦當然是笑話﹔再舉個例子,拿著iPhone手機的人不帶保護殼 (因為用保護殼就蓋住了商標),讓周圍的人知道他們付的起這麼貴的手機 – 除了炫耀,還是炫耀﹗

這種行為在西方文化圈內沒有認受性。Bill Gates、Mark Zuckerberg或李嘉誠等,他們都比王建林和馬雲富有,你有見過他們在公共場所炫耀自己的財富嗎?

因為你要懂得人的心理。人追求的是他沒有的東西。你積極要給我看你有多少錢財,即是你要獲得我的認可,我就見到你缺乏自信,儘管你財大氣粗﹗

其實也很簡單,如果你要求對方尊重你,那就不要給人家不尊重你的理由。一個靠盜版、抄襲、模仿建立出來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如何能受人尊重?

實力就是實力﹕學術實力﹑科技實力﹑文化實力 ,… ,專業態度…都是尊嚴的源泉﹗


參考文獻:

[1] 從地鐵細節看深圳為何不如香港? (http://bbs.tianya.cn/post-47-1580682-1.shtml)。

[2] This Chinese City’s Property Market Is Out of Control. WSJ, 2016.02.10. http://www.wsj.com/articles/this-chinese-citys-property-market-is-out-of-control-1455082235

[3] Slow pace of salary increase blamed on economic slowdown. ShanghaiDaily.com, 2015.09.17. http://www.shanghaidaily.com/metro/society/Slow-pace-of-salary-increase-blamed-on-economic-slowdown/shdaily.shtml

[4] Fibaro, spółka ze stajni Kulczyka. Chińczycy kopiują jej pomysły, sprzedają jako swoje. Money.pl, 2016.08.13. http://manager.money.pl/wiadomosci/artykul/fibaro-design-patent-kradziez,255,0,2132991.html

[5] Chinese citizen pleads guilty to stealing high-tech seeds from U.S. fields. WSJ, 2016.01.27. http://www.wsj.com/articles/chinese-citizen-pleads-guilty-to-stealing-high-tech-seeds-from-u-s-fields-1453942446

[6] VW agrees to pay G.M.USD 100 million in espionage suit. The New York Times, 1997.01.10. http://www.nytimes.com/1997/01/10/business/vw-agrees-to-pay-gm-100-million-in-espionage-suit.html?pagewanted=1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