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逭

作者﹕黃盛

第六屆立法會昨日開鑼,明知有「本土派」新議員,又明知「本土派」習慣玩野,政府方面做了什麼準備﹖

答案﹕零﹗

於是近半數非建制議員在宣誓時玩野,在法定儀式內加料,包括改誓詞﹑舉黃傘﹑撕道具﹑擊鼓﹑拉布﹑展示「香港不是中國」的港獨旗幟﹑將「China」讀成貶義的「支那」,將「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讀成帶粗口的「People’s Refucking of支那」。

在議會內,「本土」玩野屬 (預料中的) 新事物,但過去各屆立會宣誓就職時,「泛民」裡面的梁國雄之流就沒有玩野嗎﹖

那問題顯然是代表政府的宣誓主任執法了沒有﹖

答案﹕零﹗

如果宣誓儀式包括在合理的時段內完完整整地宣讀ABCD,那麼有效的宣誓便是準議員在合理的時段內完完整整地宣讀ABCD。但過去,有人在這裡加個E,宣誓主任怕事,於是算數﹔有人在那裡加個F,宣誓主任得過且過又算數﹔有人拉布扯旗,宣誓主任又無所謂﹔有人玩諧音,宣誓主任又手騰腳震唔敢出聲…

明知對手玩野,你(政府)自己有法理手續做依據卻不敢執法,不是自作孽是什麼﹖

英文讀唔掂﹖請讀中文廣東話﹗

5分鐘內完成不了誓詞,請出場﹗

拉布扯旗﹖請出場﹗

全部無效﹗

如再選入局再玩野,同樣無效,直至準議員在合理的時段內完完整整地宣讀ABCD才批准進入議會﹗如果政府一開始即執法如山,不容半點嘻笑怒罵,香港市民還會被逼在每屆立會就任儀式翌日讀到如此混帳和浪費公帑的報導嗎﹖

「支那」屬種族主義的侮辱性言辭,即英語的所謂「racial slur」,等同侮辱黑人的「nigger」﹑侮辱墨西哥人的「Jose」(某個用法),當今社會,懂點歷史的都明白無誤,不容混水摸魚,更無需某些「專欄作家」引經據典做訓詁學。[1]

鴨脷洲屬港島南區,不是一個族群,何來鴨脷洲口音﹖

宣誓儀式後,宣誓官陳維安裁決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功能界別的姚松炎和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的宣誓無效﹔但梁國雄﹑羅冠聰﹑黃碧雲﹑林卓廷﹑鄺俊宇等何嘗沒有在宣誓過程中玩野﹖

為什麼他們的宣誓有效﹖

這就是沒有決斷執行法規,不以規章為絕對的結局,受害人卻是香港市民﹗

英治時代會容許你玩野嗎﹖

今天,《環球時報》題為「香港立法會宣誓儀式出風波芻議」的社評聲稱「慢慢地 … 香港即使“爛掉”,內地也沒責任…」。[2]

你敢肯定嗎﹖

為什麼港英時期沒有港獨,回歸後卻出現港獨﹖

這就是香港的悲劇﹕香港政府無能,中央缺乏自我反省的能力﹗


_______________

[1]我在《第三勢力的崛起 – 2016香港立法會選舉結果評析》一文已經預先判斷了〈青年新政〉的種族主義本質﹔可惜在位者「深居簡出」,奈何﹗

[2] 環球時報﹕社評:香港立法會宣誓儀式出風波芻議,2016年10月13日。

 

2016.10.13.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