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加勒比海的妓寨到卡斯特羅的革命

作者:黃盛

原載﹕評台﹔2016年11月29日

使用政治標籤的有兩類人﹕一類是工於心計者,另一類則是「純潔的羔羊」﹔前者即英語的 propagandist,又可以是 disinformant,後者即人講佢又講的傳聲筒,以冇腦著稱。今日香港中小學級數的政治戰場上,一邊說「愛國」﹑一邊講「民主」,政治標籤橫飛,人在路上,隨時可以中鏢。

castro1

二十世紀最後一個政治巨人去世,結束了好幾個世代的轟烈。政治標籤亦瞬間發放於媒體之間,最烈的莫過於CNN的新聞刀手,報道時只見到又一個對自己人民「殘暴鎮壓」的「獨裁者」,和邁阿密古巴「遺民」的慶典。

castro2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致悼念時說卡斯特羅是一位「備受爭議的人物」,並且說菲德爾卡斯特羅是一個比生命更宏大的領袖,為他的人民服務了近半個世紀。身為一個傳奇的革命家和演說家,卡斯特羅先生大大地改善了其島國的教育和醫療保健制度。(Fidel Castro was a larger than life leader who served his people for almost half a century. A legendary revolutionary and orator, Mr. Castro made significant improvements to the education and healthcare of his island nation.)

castro3

CNN新聞網站大字標題說杜魯多的悼詞「惹人反感」(raises eyebrows) 云云﹔但主要的「反感」還是來自美國的政客。加拿大方面,比如《環球郵報》評論員約翰.伊碧森 (John Ibbitson) 在28日撰寫的文章中便暗示或許杜魯多治下的加拿大不再是美國的小弟了。(The Globe and Mail: Trudeau’s words on Fidel Castro a reminder Canada willing to go own way on Cuba, 2016年11月27日。)

除了沒有給卡斯特羅貼上「獨裁者」或「殘酷鎮壓古巴人民的人權」之外,杜魯多哪裏說錯了?卡斯特羅是一位備受爭議的人物﹑一位傳奇的革命家和演說家、他大大地改善了其島國的教育和醫療保健制度 — 請問有哪一點不是事實﹖從1961年起,古巴便提供九年免費教育,香港殖民地政府要到六七暴動之後才開始安撫民心,包括建公屋和九年免費教育。免費教育要到七十年代末期才實施。古巴的醫療服務基本上是免費的,也是全球公認最優良的其中一個公共服務。

如要評價(是評價,不是詛咒!)卡斯特羅,你必須讀懂一點歷史。例如,1920年,美國進入禁酒期,作為美國的半殖民地,古巴開始多了一個外號:加勒比海的妓寨 (the whorehouse of the Caribbean)。在美國本土聲名狼藉的黑幫頭目如Meyer Lansky﹑Charles “Lucky” Luciano 和 Giuseppe Bonanno 在古巴呼風換雨,把夏灣拿變成美國和加拿大政客和大亨的嫖賭飲吹天堂,古巴人民的地獄。

castro4

始於1823年的門羅主義並非歷史遺物,而且一直沿用至今。當初是新世界的美國帝國主義與舊世界的歐陸帝國主義在南北美洲的碰撞,然後是美式殖民主義與蘇式殖民主義的衝突(即所謂的冷戰!)。今日是美式資本主義對全球資源的掌控。懂得這段歷史的都知道,從亞洲(比如菲律賓的馬科斯)到拉丁美洲(比如智利的皮諾切和海地的杜瓦利埃父子),每一個軍事獨裁集團(即西班牙語的所謂 Junta Militar)背後都獲得美國政府的軍政經祝福。

castro5

拉丁美洲對世界有兩大「貢獻」﹕香蕉共和國與加勒比海的妓寨;兩者都是美國製造。

如果哥普拉的《教父II》有什麼政治意義的話,那就是對加勒比海的妓寨的批判。電影中的猶太裔黑幫首領 Hyman Roth 在古巴國家酒店 (Hotel Nacional de Cuba) 劃分勢力地盤一幕就是美國黑幫歷史上著名的夏灣拿會議(1946年年終)的重現。這個又稱為「美國邪惡之都」(the capital of American vice) 的背後就是軍事獨裁者富爾亨西奧.巴蒂斯塔 ( Fulgencio Batista),而巴蒂斯塔的背後就是美國政府和美國人民。

當一個國家的政府自稱是「民選」的話,她的人民必須與其政府承擔同樣的責任﹗

卡斯特羅的革命推翻的是巴蒂斯塔軍政府,因此就實質意義而言,卡斯特羅的革命是古巴人民追求獨立的革命,雖然美國仍然以年租金約4000美元永久「租用」關塔那摩為美國海軍基地(而古巴新政府亦依然拒絕承認由美國政府與其在古巴的前傀儡政權訂立的「條約」)。
1959年,古巴革命成功後,卡斯特羅政府致力於建設國家,古巴國家藝術學校 (Escuelas Nacionales de Arte) 的建築就是一個證明,風格自由開放,但隨着美國對古巴的經濟封鎖和政治打壓,為了鞏固古巴的獨立政府,卡斯特羅開始收緊政策。1965年,古巴國家藝術學校的建築無疾而終。

1975年,調查有關美國政府情報活動的丘奇委員會 (Church Committee) 揭露了中情局和其它美國政府組織自1959年起對古巴革命政府的顛覆活動和對卡斯特羅的連番暗殺企圖。這當然是違背了聯合國憲章有關主權的章節;但只要把卡斯特羅貼上「獨裁者」的標簽,即使違背了所有聯合國憲章的條文又有何不可呢?

古巴的政治悲劇 (?) 與二戰之後很多社會主義國家未能在沒有外患侵擾的國際環境下安穩地發展和實驗她們的理念同出一轍。

One thought on “從加勒比海的妓寨到卡斯特羅的革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