燭影搖紅,殺機重重

作者﹕黃盛

但願此文為胡言亂語,朱利安•阿桑奇平安無事。

assange1

香港有太多「香港人」,不諳中國歷史,有關「燭影搖紅」的典故,還是要略述一下﹕宋太祖趙匡胤駕崩,按封建王朝由嫡長子繼承的家天下制度,趙匡胤的弟弟趙匡義本無緣帝位,但在趙匡胤去世當夜,趙匡義進宮探望,太監和宮女待在寢室之外,室內霎時燭光搖曳,一遍血紅。翌日一早,太祖駕崩,趙匡義繼位稱帝。《續湘山野錄》的野史如是記載。

古之野史者,今之陰謀論也。

今年,國際間發生了一連串事件,國際城市無知無覺。

至今,阿桑奇已有一月未曾露面 (他一直有在大使館窗台上露面的習慣,以證個人安危﹗),生死未卜,流言四起。

2016年04月16日﹕《維基泄密》的阿桑奇,其英國 QC 大狀約翰.瓊斯 (John Jones) 闖上鐵路軌道,遭火車撞死。

2016年05月10日﹕阿桑奇在美國的辯護律師及《維基泄密》的法律顧問邁克爾•拉特納 (Michael Ratner) 死於癌症。

2016年07月10日﹕美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職員賽斯•里奇 (Seth Rich) 被槍殺。

2016年10月21日﹕阿桑奇的導師和《維基泄密》的中心人物蓋文.麥克法蒂安 (Gavin MacFadyen) 死於肺癌。

阿桑奇身邊的人不是死於非命便是死於癌症。癌症有什麼大不了﹖上一篇文章提及的丘奇委員會的聽證結論已經是一個公開的事實,引發心臟病和癌病已是CIA常用的其中兩個暗殺手段。(Global Research: CIA Targeted Assassinations by Induced Heart Attacks and Cancer, 2013年06月27日)

賽斯•里奇如何嵌入這個拼圖。美國民主黨國家委員會和民主黨國會競選委員會的電腦於今年3月被黑客入侵後,表面的羔羊是俄羅斯,但經過政治發酵,《維基泄密》宣稱將發佈被竊的民主黨電郵,再加上幾個月的獵巫行動,有「謠言」說告密者是賽斯•里奇,即里奇的告密導致民主黨部電腦被黑。

里奇被殺約一個月後,於2016年08月09日,《維基泄密》宣佈發放獎金20萬美元給予任何提供情報並能促使殺害賽斯•里奇者(或組織) 被定罪的人,使里奇因告密而被殺的傳言更加甚囂塵上。(Wikileaks Tweet, 2016年08月09日)

但在《維基泄密》宣佈發放尋兇獎金的四日前,於2016年08月05日,愛德華•斯諾登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突然推發一個64位代碼,行內人認為這個代碼很可能是他個人的死人開關,即所謂 dead man’s switch,在計算機數據的應用上,如當事人出事,該開關可用來釋放解密鑰匙,公開所有用作保險的機密文檔。作為曾經的圈內人,斯諾登的生存觸覺顯然比阿桑奇的更敏銳﹗里奇的被殺意味著什麼﹖

wiki1

然後﹕
2016年10月07日﹕《維基泄密》發放第一批波德斯塔電郵 (即所謂的 Podesta email ﹔約翰.波德斯塔是希拉里的競選運動主席),當中涉及希拉里•克林頓和DNC的犯罪行為訊息,包括民主黨和CNN的勾結。

2016年10月14日﹕約翰.波德斯塔推文﹕「我打賭意大利龍蝦燴飯比厄瓜多爾大使館的食物好吃。」(I bet the lobster risotto is better than the food at the Ecuadorian Embassy) 有趣的是,波德斯塔的刻薄以食物為台詞﹗

2016年10月15日﹕美國副總統喬•拜登在訪談節目中指控俄羅斯在背後操作《維基泄密》,並恐嚇對俄羅斯進行全面的網絡攻擊。(New York Post: Russia is not happy about US cyberattack threats, 2016年10月15日) 分散公眾的注意力﹖

同日﹕以電視連續劇Baywatch 中的C.J. Parker一角成名的加裔美籍帕米拉•安德森探訪阿桑奇,送上全素三明治作午餐。(The Telegraph: Pamela Anderson brings Julian Assange a vegan lunch at the Ecuadorian Embassy, 2016年10月16日)

2016年10月16日﹕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以商討關於敘利亞停火協議為名訪問英國,暗中對厄瓜多爾施壓,阻止阿桑奇公佈克林頓在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 (FARC﹕Fuerzas Armadas Revolucionarias de Colombia) 和平談判期間的政府文件。(UPI: U.S. Secretary John Kerry in London to renew Syrian peace efforts, 2016年10月16日; The Duran: Julian Assange silence, after John Kerry pressures Ecuador to stop Wikileaks from publishing Clinton docs, 2016年10月18日)

同日﹕《維基泄密》推發預發佈鑰匙SHA-256,很可能是對克里威嚇的回應,也是對英國政府和厄瓜多爾政府的一個警告。SHA256就是所謂的散列值 (hash value)。簡單地說,散列就是將一連串的字符轉換成通常較短並具有固定長度的數值或鑰匙,用以代表原來的字符串。很多加密算法都使用散列操作。再簡單一點,SHA256就是文檔的加密指紋,也就是阿桑奇的死人開關。

2016年10月18日﹕厄瓜多爾大事館切斷阿桑奇的互聯網連接。

同日﹕《維基泄密》發放途人證供和照片,顯示厄瓜多爾大事館外突然加駐全副武裝的警隊,禁止van仔接近,沒收手機。(WikiLeaks Tweets “Heavily Armed Police” Outside Ecuadorian Embassy; Says Assange Is Still Alive, 2016年10月21日)

armed

同日﹕霍士新聞頻道報導說阿桑奇將會在數小時內被補。

同日﹕《維基泄密》 (https://file.wikileaks.org/file) 公開把文檔日期/時間戳 (time/date stamps) 改作1984 (奧威爾式參照)。

2016年10月20日﹕《維基泄密》的 /r/wikileaks/r/dncleaks/r/wikileakstaskforce 和 /r/nsaleaks 加入了21個新版主,並且移除了舊版主,關於阿桑奇的線文 (threads) 全被刪除。

2016年10月20-21日﹕《維基泄密》推發5條推文,內含拼寫錯誤。錯拼的字母合成「HILP HIM」(並且用「E」代入第一個「I」,意即「幫他」) 兩字。維基泄密的推文很少有拼寫錯誤,這兩日內卻錯拼多個字母。(Inquisitr: Did Wikileaks Send Hidden S.O.S. for Julian Assange, 2016年10月22日)

2016年10月21日﹕有史以來最龐大的 DDoS (distributed denial of service﹕分布式拒絕服務) 攻擊,《維基泄密》推文叫停 (支持者的) 攻擊,並聲稱阿桑奇仍然生存。

同日﹕倫敦市機場因一場離奇的「化學攻擊」而進行疏散。用來掩護將阿桑奇偷運出英國﹖

chemical-attack

2016年10月24日﹕《維基泄密》推發阿桑奇與電影人麥可•摩爾 (Michael Moore) 攝於六月份的一個錄像。

2016年11月06日﹕龐大的DDoS攻擊,維基泄密多年以來首次被攻陷。

2016年11月07日﹕數百份先前泄出的波德斯塔和美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電郵消失無蹤。

2016年11月12日﹕阿桑奇「會見」瑞典檢察官。這次會面事不尋常。第一,瑞典方的檢察官一直拒絕到倫敦的厄瓜多爾大使館與阿桑奇面談,聽取阿桑奇的證詞,在毫無公開信息子下,此時此刻的突然訪談,實屬一奇。第二,此次訪談並非面對面的訪談,而是「經由」厄瓜多爾大使進行,即瑞典檢察官並無親見阿桑奇。如何訪談,外人無從得知,此為第二奇。第三,阿桑奇的律師被禁止出席,有違被告的法律權利,此第三奇﹗

同日﹕《維基泄密》發放保險文檔,但SHA-256的散列值與10月份推發的並不吻合。

至今,阿桑奇消失了,他的貓卻被放在窗台上讓人拍照,時為2016年11月12日,即阿桑奇與瑞典檢察官「會面」當日。

assangecat

餘下的是兩大懸疑﹕《維基泄密》是否已被美國政府控制﹖阿桑奇被補還是被殺﹖

今年丙申七月初五辛酉日立秋,肅殺之氣,綿延至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