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首「選舉」怪現象 之二: 政綱口號治港

作者﹕黃盛

競選政治的樣版戲就是公佈政綱。

按林鄭月娥﹑曾俊華﹑胡國興三人政綱的比較,政治方面,三人都要重啟政改﹕鬍鬚曾要推動23條立法,林鄭要在「831」框架下推動政改,胡官要推動第22條立法。有關住屋問題,三人都「特別關心」﹕鬍鬚曾要開發新界北,林鄭要要開發棕地,胡官要推出「港人首置住屋」。經濟方面,三人都「一帶一路」。教育方面,鬍鬚曾要取消TSA/BCA+中史獨立成科,林鄭要擱置TSA/BCA+年增50億元教育經費,胡官不強行實施TSA+中小學教師全面學位化。民生方面,鬍鬚曾要設立標準工時+妥善解決「對沖」,林鄭要補貼港鐵車費+試驗出租居屋,胡官要要取消強積金對沖。

正如前文所提出,特首一職,首重能力,單看能力,我們會就其「官場」的標現選擇胡國興,林鄭和曾俊華的年資和官僚性格不能算作指標。除此之外,曾俊華是明顯的無能。

關於政綱,各人都聲稱要做這事,要完成那事,但問題的徵結不在於他們各自要「做」什麼,而在於他們怎麼理解今日的香港社會。換句話說,請先告訴我今日香港的政治結構是怎麼樣的一個結構,問題在哪﹔今日香港的政治教育結構是怎麼樣的一個結構,問題在哪﹔今日香港的住屋結構(情況)是怎麼樣的一個結構,問題在哪﹔等等。這就是能力的表現。先告訴我你眼中的大局是怎麼樣的一個東西,然後才告訴我你要解決哪一方面的問題。此所以我重複批評香港政界及市民在政治上的幼稚病。

最後,當我理解了你腦袋中的「格局」,那時才告訴我你「如何」解決你認為是問題的問題。不要告訴我你要做這個,又要做那個﹔然後在任滿之後感嘆如何阻力重重,因此未能成事的廢話。阻力必然是有的,所以作為香港市民,我必須要知道你「如何」成就你的競選大計,也就是你的競選選言﹗

就政綱而言,三人之中,林鄭最為突出,因為她似乎認為用錢可以解決香港各種各樣的結構性問題,另一個典型的殖民地官僚。

但觀乎傳媒對「特首選舉」的報導,各方論述,大家關心的似乎就是誰能獲得中央的信任,誰對泛反對派有利。此所以民主派說曾俊華更接近他們的理念,所以選他。

香港的未來就掌握在這批極左和極右的政客手上。大家都說為了香港,但卻沒有人管「香港的事」﹗

說都底,所謂的政綱不外乎口號。

特首候選人「辯論儀式」過後,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認為曾俊華勝出,因為鬍鬚曾金句多云云。

如果公佈政綱就是競選政治的樣版戲,那麼大家追求的或許只不過是能聽到美麗的口號而矣。

3 thoughts on “香港特首「選舉」怪現象 之二: 政綱口號治港

  • 2017-04-30 at 11:51 下午
    Permalink

    请教一下黃先生,林太在我所能接触到的资讯都被形容成一位实干的人,当然按你的描述这些表述并不准确,不过你在文中主要批评政纲沦为口号而缺乏实际內容,我未能看过他们完整的政纲,无法作任何判断,但想请问一下,虽然林太已实际当选,但你认为胡官能力更好的主要因素是哪些呢?虽可能因没完整听他的言论而有所误会,但他似乎在把握跟中央交流的进退上并不令人足够有信心?

    得壹守壹;心中無賊;自知者英;自勝者雄;故:無壹英雄

    Reply
    • 2017-05-09 at 2:19 下午
      Permalink

      事忙遲覆,請諒。你的意見可能觸碰到一個誤區。我認為香港政府首要交流及溝通的對象應該是香港市民,而不是與中央溝通 (這當然不是說不與中央溝通)。我說的是主次的問題,如果必須分主次的話。回歸後,香港歷屆政府基本上是配合「中央的大方針」辦事的,亦因此頻生事故,不能簡單化為「後殖民現象」,或將問題歸結為反對派的責任。作為一個香港人,我必須先反省香港本身的政治文化,才能取得一個立足點,進而批評中央的政治文化 (如果中央明白不那麼和諧才是健康社會的正常現象的話﹗)。近期將有文章探討這方面的議題,此處不贅。關於林太的問題,按我的觀察,正由於她是一個職業政客 (career politician), 而且家不在港,才使我擔心她過於「逢迎」中央,譬如以經濟為解決政治問題的手段 (林鄭的競選口號﹕「同行建共識,經濟民生齊推進」!)。當然,在林鄭已經「當選」的情況下,我希望自己的觀察是錯的。我對胡官有所期許的一個原因正由於他不是一個職業政客,另一個原因是他的法律背景。我願意給這樣的非主流參選者一個機會。看過一個胡官與羅冠聰論政的視頻,忘了是在〈香港01〉還是〈端傳媒〉網站上,給我印像很深。23歲的羅冠聰伶牙俐齒 (幾乎不經大腦﹗),活像在政圈打滾了幾十年的職業政客,70歲的胡國興一字一頓,條理分明,反顯青春。對我來說,與各式各樣的「老政客」(葉劉是個例外) 相比,選擇胡官是輕而易舉的事。黃盛

      Reply
    • 2017-05-12 at 11:01 上午
      Permalink

      五月八日,香港教育局長吳克儉被邀出席立法會的BCA公聽會,檢討最近再次引入本港約500所學校的TSA改良版。公聽會共分三節,吳克儉只在第一節現身,隨後跑到由香港汕頭商會舉辦的「慶祝香港回歸祖國二十週年」晚宴。這就是我所說的「香港政府首要交流及溝通的對象應該是香港市民」,但畢業於中大﹑港大和上海大學的廢柴吳克儉則顯然以吻中央政府的屁股為士途的終極標桿。香港高官的問題,可見一斑﹗若林鄭上任即炒吳克儉,我或許會另眼相看,否則林鄭與吳克儉之流也不外乎同流之輩。

      Rep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