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bltr"><big id="nbltr"><em id="nbltr"></em></big></pre>

    <pre id="nbltr"><mark id="nbltr"></mark></pre>
      <video id="nbltr"></video>

        <th id="nbltr"><b id="nbltr"></b></th>

          <span id="nbltr"></span><output id="nbltr"><span id="nbltr"><b id="nbltr"></b></span></output>

          歡迎訪問某某中國歷史網!

          方文山:中国风、怀旧与时代记忆

          時間:2021-12-08 01:46:49

          章丘大学城怎样能约到人24小时在线安排 網址【 d5273.com】真实婚恋相亲平台,多重资料验证、会员真实可靠,专业红娘—对—服务,精确匹配对象,定制你的专属征婚方案,促成牵手!摸摸唱能开放到啥程度

            方文山:中国风、怀旧与时代记忆

            方文山:中國風、懷舊與時代記憶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仇廣宇

            發于2021.12.6總第1023期《中國新聞周刊》

            “我想讓詩詞離開書本,讓篆刻離開宣紙,讓歌詞離開音樂,看看它們在另外一個世界長什么樣子?!?021年11月24日,北京798藝術園區,寒風凜冽中,作詞人方文山這樣說道。他的大型個人創作巡回展將于11月在北京、上海、廈門陸續展開。首站將于北京索卡藝術中心開展。

            展覽中,方文山將古今中外的字體、書法形式、當代藝術的典故和形式全部熔于一爐,制作成100多件作品,在這些作品中能找到他的25首“中國風”歌詞。

            平日里他早就對當代藝術的大家作品和風格如數家珍:徐冰的“天書”、蔡國強的火藥爆破、草間彌生的圓點風格……輪到他自己時,他決定也大膽將不同的藝術形式“混搭”在一起玩一把。

            他把《千里之外》這個歌名做成了蒸汽朋克風格的大樓模型,用藝術家凱斯·哈林標志性的筆畫書寫千字文的前四個字“天地玄黃”,甚至把《青花瓷》的歌詞刻進了毛公鼎的模型里。參觀這些作品,觀眾仿佛進入了一個可以隨意穿越的時光機器之中,也讓人想起方文山那些頗具畫面感和歷史“穿越感”的歌詞。

            時代造就方文山

            從臺灣花蓮的文學青年,到與周杰倫搭檔變成作詞人,方文山的故事聽起來像一個偶然的傳奇。但細究起來,這種成功不僅和他本人的性格相關,更有著鮮明的時代特色。在20多年前華語流行音樂的全盛時期,歌詞是一種比詩歌更加貼近生活、貼近社會的文字形式。

            方文山從小就對文字敏感,想象力豐富,他發現自己胡亂想象寫出的作文卻可以成為全班學習的對象,但其他科目的成績并不突出。為了減輕家里的負擔,家境一般的方文山選擇就讀??茖W校。他曾經多次把自己從小到打工的經歷作為笑談:撿瓶罐,在工廠粘貼電路板……

            盡管生活多有磨難,那些天馬行空的幻想依舊吸引著他不斷寫下文字。他想要進軍電影行業當編劇,還去上相關課程,卻發現在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的臺灣,電影圈和電影市場小到根本容納不下更多的人。他只好退而求其次轉向音樂行業,把自己寫下的歌詞復印了數百份,向各大唱片公司投稿,卻只接到了吳宗憲一個人的電話。

            這件事發生在1997年7月,很快,當年不到20歲的年輕音樂人周杰倫和方文山一起,成為了吳宗憲旗下“阿爾法”唱片公司的簽約詞曲作者,兩人開始合作創作歌曲。一開始,這兩個同樣內向、自信、想法頗多的人總是磨合不到一起,周杰倫習慣在錄音室工作,希望詞作者能夠按照他的想法隨時修改歌詞,而方文山則認為只要他寫好詞,歌手來挑就行了,不必如此麻煩。

            在沖突不斷磨合后,竟然促成了兩人的長期合作。一次,方文山為周杰倫譜寫的一首西洋味十足的歌曲配上了一闕頗具古意的歌詞,周杰倫在錄音室里靈感突發,想讓方文山幫他寫一段Rap,但他找不到方文山本人,情急之下隨便撿出歌詞中寫好的部分念了出來,效果居然十分驚艷。

            這首歌就是《娘子》。隨著2000年周杰倫第一張專輯《Jay》的推出,它“中西結合”的風格很快受到了業內人士的高度關注。音樂人高曉松聽到這首歌是在KTV里,他把現場的所有人都轟了出去,獨自欣賞完了這張專輯,也記住了方文山這個名字——日后回憶,他覺得這是繼多年前聽到羅大佑的歌詞之后,他第二次對一個作詞人的文字產生如此大的興趣。

            在2000年以前,歌手陶喆已經開始探索用西洋流行歌曲的唱法演唱《望春風》,但這種嘗試仍然屬于小眾范疇。通過合作,周杰倫和方文山發現他們都是彼此想要尋找的對象,詞曲搭配有著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隨著周杰倫的中國風音樂傳遍大江南北,方文山獨具特色的歌詞也以最快的速度火了起來。他的歌詞連續8屆入圍臺灣金曲獎最佳作詞人,其中《威廉古堡》和《青花瓷》最終獲獎。

            中國風里的情感密碼

            生于1969年的方文山,他的歌詞聽眾絕大多數是“80后”“90后”。

            這些聽眾生于和平穩定的時期,很多人是獨生子女,缺少同輩親情,而他們也是在全球化氛圍下長大的第一代人,陪伴他們長大的影視劇、電影、動漫、小說代替了真實的生活,成為他們情感的慰藉。

            因為電影夢碎而改寫歌詞的方文山,以其圖像化、復古和中國韻味的文字成為了這一代際的精神代言人。

            中國的古典文化是滋養方文山的文學養分,他從初中起就喜歡流連舊書店,最喜歡讀宋詞,尤其是李清照和李煜的作品,他發現宋詞是最接近流行音樂歌詞的一種文學體裁。

            “中國風”歌詞能夠形成風潮,不僅僅是詞人個人愛好和聽眾審美的意外契合,更是經過了殘酷的市場檢驗。方文山自從踏入音樂行業的第一天起,就開始有這種職業自覺。簽約成為專業詞人之后,他感到自己靠著自學積累的文學創作經驗并不夠職業化,他積攢的那一大本歌詞,最終只有一兩首被人看中譜曲并成功發表,其他的全部石沉大海。

            從那時起,方文山就開始琢磨業內的其他作詞人是怎么創作的,這種鉆研不是模仿,而是在尋找能讓聽眾產生共鳴的規律。最后,他終于拆解了流行歌詞的密碼:無論文字風格如何,詞作者必須要讓聽眾產生歌者在和他們溝通的感覺。他總結出一套寫作的公式:到了副歌(高潮)部分,歌詞里一定是有人稱代詞的,這些代詞不是“你”,就是“我”,比如《發如雪》中的“你發如雪”,《蘭亭序》中的“無關風月,我題序等你回”。

            方文山性格里的懷舊屬性,后天形成的中國式審美旨趣,透過商業化流行音樂的打磨和傳播,與一個時代情感上的“最大公約數”形成了碰撞?!耙魳肪哂新犛X的魅力,它會形成一個社會的共同記憶,你和你的大學同學或者職場里的朋友,在某一個年齡時候會喜歡一個歌手、一個樂團,等到你30歲、40歲,只要聽到這些歌的一些片段,就回到青春時期?!?方文山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短視頻與老靈魂

            美國學者戴維·哈維在《后現代的狀況》一書中提到,后現代文化可能會表現出兩種互相沖突的社會效應:一方面,人們努力挖掘一系列“擬像”用以作為逃避、幻想和關注力轉移的理想場所;另一方面,后現代文化加強了空間與人的社會身份之間的密切聯系,使人們開啟他們的個人或集體身份認同機制,在迅速變革的世界里尋找到停泊之所,從而彰顯出一種空間美學。這兩種社會效應,像極了方文山的歌詞和藝術作品給人的感覺:一面拼貼,一面懷舊。

            時代已變,一切堅固的東西都煙消云散,甚至有媒體人尖銳地指出,方文山之后,華語樂壇可能再無作詞人。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在這個碎片化、互聯網化的時代,人們對一種流行風潮的興趣愛好已經變得分散,流行歌曲在依靠電視、廣播、唱片等媒體傳播所形成的那種統一的集體記憶,已經很難形成了,而作詞人的影響力也早已無法回到過去。

            方文山深深了解這一點,近幾年他在網絡上教授“歌詞課”,也能接觸到年輕的詞曲創作人。他感覺這些年輕人的眼界寬闊,創作題材多元、廣泛,但經過一段時間,他才明白,這些年輕人腦袋里有著數倍于前輩人的、碎片化、圖像式的記憶影像,卻無法對某一個題材往下深挖。

            最近空閑時間,方文山在一些短視頻網站“刷”到了很多時下流行的古風歌,了解到如今一首歌要紅遍大江南北的速度更快了,甚至僅僅需要一天。但這些歌曲對于不使用這些短視頻App的人而言可能聞所未聞,這種人群間的隔膜,在他最初成名的那個時代是無法想象的。

            喧嘩之中,方文山依舊保有一顆“老靈魂”,他一直保留著到各地收集老東西的習慣。十幾年前他來到北京,朋友帶他前去“圍觀”某個胡同的改造拆遷現場,他本來想偷偷搬走一塊磚頭拿回家作紀念,結果只帶走了寫著胡同名字的鐵牌。在這次個人藝術展上,人們能看到一件名為《菊花臺減字譜》(注:減字譜是演奏古琴時使用的樂譜,用漢字作為書寫標記的符號)的作品,包圍作品的木頭框是用方文山收集來的一件藏品改造的——臺灣臺北酒廠拆除時遺留下來的老檜木,這些木頭的年代可以追溯到1930年前后。

            懷舊的同時,他也樂于擁抱和觀察這些新的變化。2013年起,方文山就開始在浙江西塘組織策劃“漢服文化周”。近兩年,他還想拍一部關于書法的電影,希望讓年輕人覺得寫書法是一件時髦的事。在他眼里,世界無論怎么變,他都希望借助自己的影響力傳達自己的美學。

            《中國新聞周刊》2021年第45期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編輯:朱延靜】

          18以下岁禁止1000部免费-欧美丝袜激情办公室在线观看-欧美videos 粗暴强迫-护士又紧又深又湿又爽-欧美精品九九99久久在免费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