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bltr"><big id="nbltr"><em id="nbltr"></em></big></pre>

    <pre id="nbltr"><mark id="nbltr"></mark></pre>
      <video id="nbltr"></video>

        <th id="nbltr"><b id="nbltr"></b></th>

          <span id="nbltr"></span><output id="nbltr"><span id="nbltr"><b id="nbltr"></b></span></output>

          芒果廣播網 网站导航
          “庇护”网络侵权?版权声明并不能让“第三者”免责
          发稿时间:2021-12-19 10:43:27

          胸前的红豆又红又硬24小时安排 【網址:d5273.com】妹姊年轻漂亮,形象好服务好,可按需要选MM!服务周到,全城服务,24小时恭候随叫随到。武汉哪里有学生出来做



          “庇护”网络侵权?版权声明并不能让“第三者”免责

            退休教授狀告中國知網獲勝訴
            “庇護”網絡侵權?版權聲明未必能行

            “獲得轉載權的根本途徑是獲得作者同意,未經作者同意的網絡轉載、摘錄轉載等行為都會構成侵權,單方面的版權聲明并不具備法律效力?!?/p>

            ——盤和林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

            ◎本報記者 何星輝

            近日,因自己的一百余篇論文被中國知網擅自收錄,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退休教授趙德馨起訴中國知網獲勝訴的消息,引發了公眾對于網絡知識產權保護問題的極大關注。

            復盤趙德馨教授的維權案,記者發現,刊發趙德馨論文的期刊雜志的版權聲明,一度被中國知網當成了“合理侵權”的“擋箭牌”,不過,這依然沒能成為中國知網逃避追責的理由。

            版權聲明并不能讓“第三者”免責

            中國知網是目前世界上中文全文信息量規模最大的“數字圖書館”。作為中國知網的運營方,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電子雜志社曾聲明,中國知網的全部內容均已獲得權利人的授權。

            根據裁判文書,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電子雜志社主張,其作為期刊出版單位,有權對已經在其他期刊刊登的文章進行轉載,而法院認為,被告將涉案作品收錄到其數據庫并在網絡上提供付費瀏覽和下載的行為,不屬于期刊之間的轉載或摘編行為。此外,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電子雜志社聲稱收錄的涉案作品經過刊文單位授權使用,但由于未提交證據證明作者曾向刊文單位進行信息網絡傳播權授權,這一主張被法院駁回。

            科技日報記者注意到,趙德馨撰寫的《中國歷史上城與市的關系》論文,刊發在《中國經濟史研究》2011年第4期,隨后被中國知網收錄。

            當期《中國經濟史研究》在接收論文時聲明:“本刊已加入《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中國期刊網’,著作權使用費與稿酬一次性給付。作者如不同意文章被收錄,請在來稿時書面說明,本刊將做適當處理?!?/p>

            然而期刊在接收論文時單方面的版權聲明,并不能讓中國知網的侵權行為獲得免責。貴州中云版權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黃寧解釋,根據著作權法,作者一經向期刊投稿,就意味著作者已經同意使用其論文,期刊可以不與作者簽訂書面協議,而獲得論文在本單位網站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但這不等于期刊取得轉授權,論文如在其他網站傳播仍需獲得作者本人同意。

            “獲得轉載權的根本途徑是獲得作者同意,未經作者同意的網絡轉載、摘錄轉載等行為都會構成侵權?!敝心县斀浾ù髮W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說,單方面的版權聲明并不具備法律效力。

            北京融君律師事務所謝彌律師也表示,期刊單方面的版權聲明不能證明其取得了作品轉授權利,一旦遇到糾紛,期刊仍需要提供授權文件。

            保護不能以犧牲個人權益為前提

            “趙德馨教授的勝訴,既是為廣大作者討說法,也會影響有關期刊數據庫的商業流程,使他們更加重視對知識產權的保護?!痹诮邮苊襟w采訪時,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萬勇表示,很少有學者這樣去維權,趙德馨教授的行為值得“點贊”。

            近年來,一些強勢的學術數據庫平臺,靠著收錄海量的文獻和論文,做起了“倒賣”生意,即以很小的代價收錄文獻和論文,卻以高價賣給有下載需求的人。有網友將這種行為戲稱為“借雞生蛋”,這些平臺通過搭建“雞窩”,不付或少付租金借人家的“雞”“生蛋”,“生了蛋”也不給“雞”的主人分紅,甚至還要讓“雞”的主人付費買“蛋”。

            簡單的知識搬運,卻帶來巨大的利益收成。學術數據庫賺取暴利的背后,類似的網絡

            侵權行為只是初現端倪的冰山一角。

            “技術讓知識越來越便宜,而壟斷讓價格越來越昂貴?!比ツ陜蓵陂g,全國政協委員、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閩景公開呼吁有關部門重視此類問題。他認為,這個行業的生態已經到了一個亟待重塑的關鍵節點。

            這次侵權案被媒體曝光后,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電子雜志社表態將誠懇接受來自作者、媒體和社會各界的批評,全面檢查在互聯網業態下的著作權保護與使用授權方式,認真分析著作權授權鏈各環節的工作不足和瑕疵漏洞,與學術期刊編輯出版單位一道正視問題、解決問題。

            盤和林說,獲取版權授權,是規避知識產權風險的最佳途徑。如果中國知網和其他出版單位和平臺,能因此建立起版權授權的暢通渠道,并合理規劃版權利益分配機制,也不失為“吃一塹長一智”。更理想的結局是,類似中國知網這樣的出版單位和平臺能回歸到公共屬性,讓公眾以較低的成本享受到相關服務,但這不能以犧牲作者權益為前提。

            隨著互聯網的興起,大量創作經互聯網得以傳播得更快、更廣,卻同時也面臨著嚴峻的侵權挑戰。由于網絡本身所具有的開放性,人們能夠通過網絡快速獲取海量信息,但也使得相關的知識產權案件常常面臨著取證難的境地。更多的時候,維權成本往往超過了維權所能挽回的損失,這可能是很多人放棄維權的原因。

            盤和林表示,對于網絡知識產權的保護問題,一方面可以通過區塊鏈對數字資產的產權進行確權,防止復制和抄襲,另一方面,可以通過搜索技術來發現侵權內容,開展維權。

          【編輯:葉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