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的思考 – 三之一

编语:一个不愿意反省的民族或许可短暂强大 (军事) 或甚至富裕 (财富),但人文、科学、道德、政治文化等是不可能有进步的。报喜不报忧是古代帝王治下很多奴才的惯常行径,假忠君爱国之名而扼杀人民的创见,置民族前途于死地。我们随便搜集一下过去一年的新闻,放在大家的面前,报个忧讯。如果阁下的第一个反应是急不及待的辩解,那阁下可能是民族前途的障碍,也就是中国问题的一部分。借用贾谊在《论积贮疏》中的一句话:「『淫侈』之俗日日以长,是天下之大贼也」。如用「只懂辩解而罔顾事实」取代「淫侈」一语,贾谊之言,或许更值得今日「脑满肠肥」的中国人做个年终思考。   (1) 2016年10月6日 (星岛日报)

Read more

我们怎么会落到这一步(一)——悄然易手的审美权

作者﹕边芹 出處﹕四月網﹔2013-03-15。 近日我在国航飞机上凑巧读到2月18日的《北京青年报》,在第十五版上有一篇署名本报记者的短评,开篇第一句便是丢眼、丢耳、丢心、丢脑借外打内的论调:“中国电影只能‘自娱自乐’的趋势似乎更加明显,不仅频频缺席国际三大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就连刚刚在内地创下票房神话的《泰囧》也在北美放映时遭遇囧态。” 这是我们落到了哪一步的典型写照,我们来细看作者的思维逻辑。先 看似乎无意识中使用的两个对应地名: “内地”和“北美”。即便此处提到的《泰囧》票房只包括大陆不涵概香港,但撰稿人所处位置是北京而非香港,对应的地方是北美也非香港,用“内地”这个词就 很奇妙。中国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