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怎么会落到这一步(四)——被静悄悄抽空的信仰

作者:边芹   出处:四月网,2013-04-05。   我两年前一口气看了六十多部前苏建朝以后的电影,看到六十年代,已经明白三十年以后的结局了,不管出不出戈尔巴乔夫。戈不过是因为头脑简单,致使崩 溃愈加突兀和惨不忍睹。表面看是一个政权的垮台,实为俄罗斯民族的又一场大劫难,将其近代以来一系列不幸推到高潮。打倒斯大林后,隐匿在苏境内的送钥匙人 就开始行动了,他们与中国送钥匙的人有一本质不同,后者是被动的,而他们是主动的。所以我看到苏联六十年代后期的电影,便知八九-九零这个历史转折点中苏命运截然不同的真正由来了。一个审美权早已被劫,一个审美权部分被劫;一个内部早有里应外合的送钥

Read more

我们怎么会落到这一步(二) —— 大门钥匙是如何被骗走的

作者:边芹 出处:四月网;2013年03月15日。 我一再纠缠于 “审美权”,是因为我追到最后发现这是 “城堡” 崩溃被抽掉的第一批砖,而且并不是砖自毁,而是被毁的。但看起来极像自毁。在此请不要错误地理解为我们不能借鉴外来审美,而是再也不能重新塑造自己的目光,丢掉最终评价权。那 么要想让把守大门的人自动交出手中的钥匙,先得设局,让守门人相信 来人早有比自己手中这串钥匙先进、高明的技术,钥匙已无意义,而且是阻碍 “进步” 的屏障。世界统治集团的计谋,看透了也就那么几手,而万变不离其宗的就是先骗钥匙。无论在政治、经济还是在社会、艺术领域,伸进手是为了劫持,劫持是为了 对方不打自送,而打劫的第一步是

Read more

我们怎么会落到这一步(一)——悄然易手的审美权

作者﹕边芹 出處﹕四月網﹔2013-03-15。 近日我在国航飞机上凑巧读到2月18日的《北京青年报》,在第十五版上有一篇署名本报记者的短评,开篇第一句便是丢眼、丢耳、丢心、丢脑借外打内的论调:“中国电影只能‘自娱自乐’的趋势似乎更加明显,不仅频频缺席国际三大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就连刚刚在内地创下票房神话的《泰囧》也在北美放映时遭遇囧态。” 这是我们落到了哪一步的典型写照,我们来细看作者的思维逻辑。先 看似乎无意识中使用的两个对应地名: “内地”和“北美”。即便此处提到的《泰囧》票房只包括大陆不涵概香港,但撰稿人所处位置是北京而非香港,对应的地方是北美也非香港,用“内地”这个词就 很奇妙。中国

Read more

伸进文明心脏的手 —— 写在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布之后

作者﹕边芹 編按﹕去年的諾貝爾文學獎擾嚷期間,我們用張一一的一篇諷文做為〈公民論政〉的編輯月誌﹔今年此獎落在中國人的手上,在一遍歡天喜地的迷霧之中,獨有一聲孤獨的清脆,迴嚮不息,特別痛心。本月的編輯月誌,我們讓边芹代言。 你能想像有一天我们中国人来评判谁才是瑞典文学的最高水平嗎? 谁能给我们这个资格和权力? 來源﹕四月網﹔2012年10月22日。 【此文已在一周前登过,发出后觉得言犹未尽,再添加了内容,遂成这篇长文。刊登在这里的是未经删改的全版,敬请读者垂注。】 几年前我在法国电视三台看到一个名为 “Thalasso” 的海上旅游节目,有天晚上极其偶然地编辑部挑选了中国的青岛。在法国哪怕是文化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