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批後殖民政府的無能

作者﹕黃盛   一﹕如何讀港府的施政報告﹖ 每年施政報告出爐,總有相關機構或組織出來做調研,問卷通常就是籠統的幾個選擇題﹕難說 / 非常不滿 / 頗為不滿 / 一半半 / 頗為滿意 — 非常滿意。這類的問卷並不鼓勵受訪者思考,只要求對方交貨做結論,然後以此為學術或政治資本。這類調研是一種粗暴的行為,對受訪者非常不尊重。一份做足功課的問卷不是要受訪者作印象式的情緒表達,而是讓受訪者思考箇中問題,是一種從被動演變成主動的社會性參與。現代調研應該走這條路,往這個方向發展和深化。可惜直至今時今日,香港「著名」學府中的社會學系或政治科學系裡任職的所謂學者教授對民意調查本身從來沒有做過什麼元分析

Read more

後殖民政府都是廢柴政府嗎﹖

作者: 黃盛   編按﹕這篇文章寫於佔中末期,已經放在抽屜內一年有多了,本來打算給港府一個機會,但現實必須面對,這個讓事情牽著鼻子走的政府必須接受批判﹗   前言: 啞口無言能夠表達香港人的無奈和失望嗎﹖ 批評反建設派的文章寫了不少,在今日低智瀰漫的年代,是時候寫一篇批評香港政府的文章了。 香港的情狀已經有目共睹,在面對「佔中」暴民長達整整一年的威脅下,香港政府根本沒有認真應對問題,當然也不可能有任何準備。《批判香港》已經有好幾篇文章明確論證了「佔中」的性質和企圖。就性質而言,「佔中」是按美國〈愛恩斯坦學院〉吉因.夏普的「非暴力戰爭」(今改名「非暴力抗爭」) 手冊進行的一個

Read more

2013年05月12日﹕Where are the most elementary of our moral truisms? [註1]

在2013年01月25日的編輯月誌 (中國,您的主張在哪裡﹖)中,我們做了這個判斷﹕「在十年反恐的背境下,北約國今日對敘利亞的顛覆是『我們一次拿下一個』策略接近終點的一步。項莊舞劍,奧巴馬政權及其帝國機器中情局在敘利亞舞劍, 沛公是誰﹖就是一力抗衡以色列的真主黨。在過去的廿年內,要是沒有真主黨,黎巴嫩南部一半疆土早被以色列吞併。真主黨在黎巴嫩﹑巴勒斯坦和伊朗之間構成一 個戰略性堡壘,阻止了以色列對黎巴嫩和巴勒斯坦的赤裸兼併,亦使以色列不敢冒然攻擊伊朗。但敘利亞一旦失守,黎巴嫩必然岌岌可危。作為北約的第二大常設武裝部隊的土耳其,近年野心強烈地膨漲,主動參予顛覆敘利亞的活動。若事成,北約必然讓土耳

Read more

2012年03月18日﹕政評,兩個字。

在2012年1月22日的編輯月誌中,我們大膽預測伊朗電影〈分居〉會獲得今年的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2月26日,〈分居〉獲得第84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這一點也不出奇,只要明白奧斯卡是美國國家機器的延伸,為美國政權的外交政策做公關,預測準確是應該的。[註1] (美國和以色列侵略伊朗的宣傳前奏至此已經全部完成﹗) 舉一個補充性質的例子,美國一直是實施種族隔離政策的南非白人政權的背后支持者。1963年,聯合國安理會通過對南非白人政權實施自發性武器禁運,美國不單繼續維持為南非的最大貿易伙伴,更與英國合成為對南非的最大武器銷售國。1974年,聯合國大會表決驅逐南非出聯合國,但美國聯同英國及法國否決了全球的

Read more